信通院何宝宏:印堂发亮的元宇宙,需警惕“三不谈”!

12月18日,在2021网易未来大会上,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云计算与大数据研究所所长何宝宏就当下元宇宙概念的持续火热这一状况以自身丰富的经验进行了充分理解、分析,他认为,目前元宇宙对于我们而言还过于遥远,我们仍需脚踏实地、戒骄戒躁,过分夸张的吹捧和抹黑对其发展意义不大。 以下为何宝宏演讲全文: 我首先解释一下为什么我起这么一个名字元宇宙的乌托邦,大家可能能猜到我大概会说什么,那是因为5年前当区块链兴起的时候,我专门做过类似的报告,叫区块链的理想国,大家可以上网搜到,现在就可以搜到,所以我用的这个名字。 好,咱们就少说废话,记得在5年前人工智能的话非常火爆,我们围绕人工智能讲了很多的故事,我当时说人工智能应该是我们这一波技术浪潮最后一个了,因为我们把故事都编到机器都可以创造智能了,剩下的活就是机器的事,不应该是人的事了,所以这应该是我们人类的最后一个发明。 那么即使今天有元宇宙,也应该是人工智能创造,而不应该是人才对,是吧?结果今天还是人创的,我怎么也没想到还有比人造智能更高级的人造宇宙,终于想来想去好,智能本来就是宇宙的一个bug,对吧?这完全以物理学化学基本定律,所以怎么也没想到,因为宇宙肯定比智能大,对吧?连牛顿先生也想不到,我能搞定宇宙,但是我想不到人类的疯狂,我当然更也想不到人类有这么疯狂。 第一个问题,今天热捧元宇宙这帮人跟2016年热捧区块链人工智能、虚拟现实的是同一拨人吗?还是不是?我肯定是,我讲故我在,我肯定是这一拨人。所以当邀请我来要讲讲元宇宙的时候,我只好说我成为元宇宙的专家,也已经有一两个月时间了。 那么元宇宙这个概念,当然每个人有每个人的说法,我只是从更远的角度来看,其实人类一直就有创世的情节,可以说是薪火相传5000年或者7000年,我们一直会编类似的故事,从古代的古帝国到各宗教都会有类似的想法。 按这个逻辑你会发现,可能阴曹地府就是一个阴间版的元宇宙,我们今天的元宇宙只不过是一个数字版的未来世界,这个数字版的未来世界,所以我个人的一个观点就是,元宇宙只是一个数字版的创世版的project,我们不能吹的太过,不是第一个,也不是唯一的一个。 如果说,很多时候说元宇宙时源于某部文学作品啊,显然爆发的只是一个小宇宙,技术没有起跑线,思想或者某一个设想也没有起跑线,只不过是元宇宙这个词是来自于某部文学作品的,而不能认为这个技术,这一思想,这一设想来自于这,显然说你对技术产业科学史读的不太够,读多了你会发现不可能是这样来的,它有很多的来源,那只是其中之一,只是说这个名词的来源从哪儿来的,只是说他起了个更好的名字而已。 我们人类保暖以后就会出问题,对吧?保暖以后在物质方面会出问题,就是说我们今天因为吃饱了撑的治病的人数已经远远超过了,因为饥饿而引发的疾病和死亡的人数,吃饱了撑的在物质世界的一个后果,在精神世界一个后果就是右边这些,对吧?后段都在讲我们疫情对我们影响很大,社交隔离对吧? 当然我觉得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我们这两年来天天在网上办公网上生活,主要的想法是感觉我们今天网上办公网生活还没有统一起来,用起来还是不太爽的,还是非常离散的,非常麻烦的,我们能不能搞一个更好使的虚拟世界、更好使的办公环境、更好使的生活环境呢,我觉得这个是刚需,所以它的合理性后面的几个大家都会说我就不再强调了。现在我们陷入困境中,我们哲学老讨论精神世界、物质世界,数字世界是精神的还是物质的?反正又纠缠在了一起,再一次让我们陷入这种困境。 那么关于元宇宙的说法,因为我是研究互联网出身的,20多年也是互联网,每隔几年就会出现一个叫“下一代互联网”的,每次还不一样。“下一代互联网”这个词早在40年前就出现了,当时指的是IPV6,一长串的过来,你可以理解出很多个“下一代互联网”一路走过来,五六年前我们说的“下一代互联网”是什么?区块链,把它叫做价值互联网。 我们这一代互联网叫做信息互联网,所以每隔几年就出一个叫“下一代互联网”,我早已习惯,过几年就会换一个维度,大概也就五六年时间了,上一代当然说公认的上一代,当然是移动互联网,我们这里讲一个搞一个VR的新的一个入口的互联网对吧?这个是可以完全理解的概念。 过去的十年,可以说我们的下一代互联网是移动互联网,以手机为核心代表,但是,过去的十年不能说手机是我们这一代互联网的唯一入口,不是唯一的,我们还有很多PAD等七七八八的都在竞争,还记得吗?我们在五六年前可穿戴设备、物联网来过很大的一步,现在又说智能音箱,智能网联汽车对吧?一长串,但是目前为止这10年王者还只是手机,所以它是牢牢的站住着我们这一代互联网的一个核心的地位。 那么元宇宙有没有它合理性的地方呢?在我看来当然有。我们需要新的体验,新的方式,人类的喜新厌旧,审美疲劳随时都会出现,所以我们需要新的感受,新的体验,新的入口。 还有一个,几乎所有的新技术都是从游戏娱乐开始的。纵观我们数字技术的历史,你会发现最早的用的场景就是游戏娱乐,当然你说有军事的,那是另外一个环境,但是很明显很多技术都是从游戏而来,所以你会发现一个现象,新技术出来后往往会被用于犯罪。 第一波人经常这样的,你想到今天为止我们谈数字化转型,我们数字化转型到现在为止,大家想最成功的行业应该算哪个行业?不要觉得他们互联网排第一,什么行业?电信诈骗,我们的小偷们都成功的转到网上去了是吧?这是典型的一种数字化转型成功了,当然开个玩笑,所以技术往往从游戏开始,技术的初期往往会伴随着犯罪,这是一个自然规律的问题,所以我们这个也完全符合。 当然今天我们对元宇宙包括VR等为代表元宇宙的入口中有很多的批评是吧?说有很多的问题,就是右边这些,说我们今天元宇宙这些问题对吧?但是批评的时间还没那么多,让我批评就这么讲,这种批评实际上它是一个通用的公式,任何一个新技术出来以后,你都可以这样批评他,发现没有? 不管什么技术,你都可以按照右边我给你的技术秘籍去冒充专家,就像我今天这个样子,对吧?你根本不用管他技术是什么,你就这样批评他就可以了。是不是一个通用的公式,对吧?它是个通用公式,所以对这一类的批评我们可以置若罔闻,因为随着技术的进步,随着法律法规标准的不断进步,它会不断的克服掉,,所以这不是核心的问题,当然这也是我当专家的秘籍,几十年来我一直在讲,就这么讲就完了,肯定没有错。 我们今天的元宇宙其实还面临很大的一些挑战和问题,因为我是做互联网出身的,所以一直从互联网角度来看元宇宙这些问题,第一个我们先看互联网,早年的互联网叫internets,i是小写的,今天所谓的互联网是只the internet,i是大写的,专指基于TCP/IP技术的这一类互联网,才是我们今天的互联网,原来的词叫什么?叫因特网,专指使用我们今天这种技术的网络叫因特网。 当然今天火了,这个历史就颠倒过来,因为大家只有一种了,所以改名字了。所以从无穷无尽的网络到今天统一的网络,时间整整过了30年,从70年代初的网络战争开始到统一网络这个世界用了30年的时间,我们今天说元宇宙的时候,这个 s 肯定还在。今天构造的不是一个元宇宙,而是有很多个元宇宙,它不是单数,它是复数。什么时候会实现单数呢?我也不知道,也不知道什么时候the,m大写,是不是?也需要二三十年的时间,完全可能,要统一,要互联互通需要很长时间,一般需要一代人的时间,所以我们就构造的是个多重宇宙,不是一个元宇宙,是多个元宇宙。 还有谈元宇宙时很多想法:不谈技术,只谈幻想,不谈现实,只谈虚拟,不谈我们肉身的感受,谈化身只谈化身,对吧?我们经常对元宇宙的展望,我这边给了一个定义,什么叫展望?什么叫忽悠?如果我们对元宇宙未来的应用和展望,技术上在10年或者多长时间内很可能能够实现的,你可以叫做对元宇宙的展望、预测、趋势,如果10年内根本就不可能实现的,那么如果你的文学色彩足够,最多算科幻小说对吧?如果经济成分比较浓就叫忽悠。 所以对于我们这种讨论一定要有时间点,我们不能说未来一定会实现,未来太远,对照某一个领域必须要有时间点,比如说10年,当然你说5年也可以对吧?必须有时间点,所以对我们元宇宙的预测和展望未来怎么做,必须要有时间点,至少有时间段,否则我认为就是忽悠,最多算科幻,因为你实现不了,VR的问题,对吧?我们今天认为的元宇宙主要入口是VR、XR、AR对吧?但我们今天也面临很多挑战,VR主要传播的是视觉和听觉,人有5种,还有嗅觉、触觉、感觉5个,VR只占2个,而且这2个还不是真的2,只是有一点2,还做得不太好,对吧? 所以我们不能说我们进入元宇宙用VR就行了,我觉得不行。你肯定不是进入VR用这个方式进入元宇宙,你肯定进入还是个游戏的世界。因为你缺了3个,你只是有2,只是有点2。 今天的VR眼镜,还是我们普通眼镜重量的10~20倍,不可能长时间戴着这个眼镜的,是不可能成为我们的日常工作的,什么时候,需要多长时间,我们今天的类似于VR眼镜,它的重量为降能降成今天的1/10?我也不知道多长时间,但是这个问题必须要讨论,多长时间,我们眼睛的重量才会降到今天的1/10,达到我们普通眼镜的重量。 第二个我们还需要多长时间能把VR、AR眼镜电池的续航能力提升?目前基本上就是30~40分钟的一个样子,如果这个清晰度啊什么的分辨率再上去的话,它坚持不了30分钟。电池怎么办?难道我们一直在后面带个尾巴吗?大清国早就亡了,不能再带着尾巴了,如果我们连长时间戴口罩都不愿意,你会长时间戴着VR眼镜吗?而且只有两个感觉,对吧。 所以我个人判断VR眼镜还相当于我们互联网或者移动互联网这个上网本/WAP/黑莓手机的移动互联网时代。我们iPhone手机,我们今天的智能手机也不是一夜成功的,而经过了10余年的探索,用手机上网不是07年开始的,比07年至少早将近10年时间,我们就开始探索如何用手机上网,直到07年获得的诞生一样的。 今天只是开始了元宇宙入口的一个探索,需要很长时间我们才能摸清楚我们到元宇宙的入口的应接口到底应该长什么样,至少我觉得需要下一代的VR,这一代VR肯定不行,在我看来肯定不行,我们需要下一代VR,下载VR什么样我也不知道,或者说下一代会不会要搞脑机接口来解决这个问题,或者脑机接口加上虚拟现实XR配合来解决。因为5种感觉你缺三个嘛,还有算力的要求,很多人提到了,我觉得右边黄润新的说法是不错的,看了这句话以后,你会知道对算力的需求是多么的庞大,我就不念了。 刚才胡总开场时提到了这个算力需求至少是今天相关算力需求的1000倍。如果读完这句话你感觉好像1000倍都不够,算力1000倍都不够。但是我们在算力面临巨大的一个麻烦和问题,就是摩尔定律的减速,摩尔定律的减速的问题。我们原来之所以能够从PC逐步走向手机做上可穿戴等等,是因为摩尔定律给你提供了让你不断缩小你的设备体积的一种可能性。 如果摩尔定律放在这儿的话,这设备要缩的话是可能性太小了,或者会是缩得很慢,不可能指数级的往上提升了,这是一个很大的挑战,就是当我们跟10年前20年前的环境不一样,摩尔定律的减速问题对我们的入口会产生很大的影响,对吧? 当然是不是乱世已至,移动互联、社交网络大数据等等你会觉得,随时随地,真伪混搭,虚实融合,其实我们来到了后真相时代,我们已经搞不清楚是真是假。 所以在我看来很多时候就是我们很多野心超过了我们的技术的现状,我们需要看我们在3~5年那会,10年内哪些是有可能实现,哪些根本实现不了,那叫科幻对吧? 刚才已经提到摩尔定律的一个减速给我们一个影响问题,我个人体会刚才跟胡总的观点就是一样的,大概5年内很可能会在游戏、娱乐、教育这个场景下广泛的普及和应用,但是可能仅限于这些场景或者多出一点点,那么平台化将它延展到更多的领域之外,可能需要很长时间,我个人判断要10年甚至更长时间,不可能这么快。 自然规律告诉我,技术规律告诉我没这么快,所以我今天的演讲有点泼冷水的意思,网易可能很后悔,邀请我来在这台上发表类似这样一种观点,对吧?我从来都是砸场子用的对吧? 当然有人说原宇宙的发展会影响对真实宇宙的探索,对吧?大家都知道谁说的是吧?上周咱们央视进行联播不是有个元宇宙的专题采访我的时候,我说,我们不用担心,我们只是起了一个比较大的名字而已,对吧?我们这个元宇宙就相比于人类对外太空的探索来说实在是太小了,不值一提,对吧,所以不用担心。 当然还有一些专家说元宇宙的发展会极大的降低结婚率和出生率对吧?高,其实前面这句话,逗号前面的这句话,你换成啥都可以,Replace成啥都可以。网易办未来大会会极大降低结婚率和出生率,你能证伪吗?不能证伪,谁愿意跟我打赌? 说我说网易经常办,每年办网易未来大会会极大降低结婚率和出生率。有没有人愿意跟我打赌说:不可能。不会,所以这个玩意等于啥也没说,没有逻辑,个人感觉没有逻辑,啥也没说好我个人的体会,所以我2016年讲一个区块链的理想国,我今天我讲的是元宇宙的乌托邦。今天的VR对我来说还在我的PPT当中,我们2026年我可能就戴着VR眼镜接着写我的PPT,互联网的尽头不可能是元宇宙,我们有很多个选项,每隔几年就会来一把对吧? 未来的互联网一定是无处不在,我就不黑不吹,我们就静静的等着它,最后爱因斯坦这句话:”没有尽头的,一个是宇宙,一个是人类的愚蠢。” 好,送大家春节快到了,送大家一副对联,“区块链的理想国已是云端计算,元宇宙的乌托邦尚属人工智能”,谢谢大家。 ・・・・・ End ・・・・・ GameLook每日游戏产业报道 全球视野 / 深度有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