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普洛斯金融总裁窦彦红:供应链金融突围,从产融结合、深耕垂直领域入手 | 供应链金融系列访谈 _ 证券时报网

编者按:

供应链金融作为一种新兴的金融服务模式,被时代赋予重任。

从2017年提出“推进供应链应用”,到2019年落脚至“供应链金融”并指明“服务实体经济”,再到2020年进一步细化供应链金融政策,明确场景化、生态化、线上化和数字化的发展方向。

大数据人工智能、区块链等金融科技的助推下,数字供应链、数字供应链金融方兴未艾。那么,供应链金融在数字化浪潮下将如何助力产业升级?数字供应链将如何更好服务小微企业?数字供应链金融进一步发展还存在哪些难题?

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了供应链金融头部企业、供应链金融行业机构、中小银行,试图探寻供应链金融发展轨迹,深入了解供应链金融如何服务实体经济、助力小微企业融资。

继国务院“84号文”、银保监会“155号文”之后,八部门联合再发“226号文”,浙江、广东、山东、深圳、广州、青岛等多个省市也相继出台政策鼓励供应链金融发展。政策口径从“积极推进供应链创新与应用”到“推动供应链金融服务实体经济”、明确供应链金融场景化、生态化、线上化和数字化的发展方向。

经过多年的探索,供应链金融已然成为供应链应用的主要场景,而数字供应链成为供应链金融创新发展的主要方向。数字化时代,要如何发展数字供应链金融?数字供应链浪潮下,供应链企业该采取怎样的发展策略?

对话普洛斯金融总裁窦彦红:供应链金融突围,从产融结合、深耕垂直领域入手 | 供应链金融系列访谈 _ 证券时报网

普洛斯金融总裁窦彦红近日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专访时指出,目前数字供应链金融的发展面临产业数字化水平偏低、生态融合程度不高的双面挑战。想要构建数字供应链金融,最核心、最基础的还是要将金融和科技实际应用在产业场景里,并且针对不同场景形成动态验真型的金融风控理念。产融结合、深耕垂直领域是未来供应链金融发展的重要方向。

步入生态化发展阶段

供应链联通产业链,供应链金融的发展有助于产业链价值的呈现。为此,国务院、银保监会先后发布《关于积极推进供应链创新与应用的指导意见》(即“84号文”)、《关于推动供应链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指导意见》(即“155号文”)。

今年9月,中央八部门联合出台《关于规范发展供应链金融 支持供应链产业链稳定循环和优化升级的意见》(即“226号文”),明确加强供应链金融配套基础设施建设、完善供应链金融政策支持体系,还指明场景化、生态化、线上化和数字化是供应链金融的发展方向。

窦彦红指出,当前,供应链金融的发展面临信息孤岛、信用壁垒、道德风险等方面的挑战,主要体现在数据难验证、系统难共享、技术难协同、信任成本高,从而导致金融机构对中小企业的贷款意愿不高。

从行业角度看,目前做供应链金融的机构可大致分为三类:第一类是传统金融机构,如银行;第二类是从行业产业中延伸出的供应链金融企业;第三类是金融科技企业。

“第一类与产业场景的联动性、延展性较弱,基本是围绕核心企业开展的供应链金融服务;第二类主要局限于自身的产业体系,很难去服务外部的体系,且难以对抗行业周期;第三类主要为供应链金融服务提供物联网、区块链等技术解决方案,通常需承担巨额研发成本,存在技术无法落地的情况。”窦彦红分析指出,普洛斯金融与上述三类企业的不同之处在于,我们既不依托核心企业,也不依托单一产业体系,而是将金融科技切实、有效地应用到场景里。

窦彦红表示,“226号文”给所有参与供应链金融的机构提出了金融风控要求,在“四化”发展方向中重点突出了生态化。从“226号文”来看,供应链金融进入场景化、生态化发展的新阶段,同时会进入区域生态化发展的新态势,即供应链金融依据不同产业特点运作的趋势越来越明显,分工越来越细。

窦彦红判断,在大数据、物联网、区块链等金融科技的助力下,供应链金融的信息孤岛问题逐步解决,产融结合、深耕垂直领域是未来供应链金融发展的重要方向。既会产生针对不同行业特点的产业供应链金融平台,也会有综合多条产业链协同发展的综合性供应链金融平台。

金融科技赋能

雄安新区区块链:构建未来城市大脑“穹顶”

12月14日,2020雄安区块链论坛暨雄安区块链底层系统(1.0)发布会在雄安市民服务中心举行,这意味着国内首个城市级区块链底层操作系统开发完成并投入使用。人们在聚焦雄安新区热火朝天建设的同时,也在感叹这座未来之城的“城市大脑”建

在供应链金融生态化发展的背景下,如何利用大数据、物联网、区块链技术发展供应链金融?

窦彦红分享了普洛斯经验——依托产业背景,提供专业的配套供应链金融服务,同时利用大数据、区块链、物联网等技术手段,提升供应链金融的服务效率。

“先是把握住一个行业的基本逻辑,然后以动态验真型风控为核心,利用大数据、物联网、区块链等技术手段,锁定整个场景里存在的问题和风险,实时掌控业务发生的过程,检验货物是否安全,最终确认能否还款。”窦彦红进一步表示。

众所周知,区块链技术具备不可篡改、可溯源、智能合约等特点。窦彦红表示,区块链技术的一个重要特征是共识机制。过去做供应链金融业务都是依靠“背靠背”的协议,中间会有一个运营方作为桥梁或者是中介,这就非常容易出现道德风险。“现在我们在货押融资业务中,把货物出入库等所有环节都记录在区块链上,整个交易过程就可以达成三方共识。未来,我们也会把区块链技术应用在风险定价以及额度审批上,逐渐走向智能化”。

据悉,普洛斯金融的区块链技术主要应用于普云仓平台以及普云链平台。在普云仓平台中,区块链技术主要用于解决如仓单伪造、虚假抵押、多头质押、货物监管风险等货押类融资业务中的欺诈风险;在普云链平台中,区块链技术主要用于完善资产数据的溯源体系和验证机制,确保底层资产的真实性。

“基于联盟链的解决方案,区块链技术确保了货押融资中各参与方操作是真实的、合规的、透明的,减少了不规范操作的嫌疑,并且全流程均可追溯。最终,资金提供方无需依赖企业的主体信用,而是信任区块链技术下的数据与验证。”窦彦红补充说。

那么,如何确保各环节上链以及上链数据的真实性?

窦彦红举例称,我们为一家贸易商提供货押融资服务后,仓库运营方会上传每日及实时库存数据,至区块链上存证;仓库监管方受雇于资金提供方,会上传盘点仓库后的货物数据,至区块链上存证,以确保盘点数据与每日商品库存数据一致;普洛斯金融平台方上传放款及还贷流程数据、风控管理数据,至区块链上存证;最后,资金提供方在区块链上读取各方上传的数据,进行资金对账。

“同时,我们使用技术解决了数据的真实性问题,杜绝了虚假数据以及数据篡改。首先,通过物联网、直接对接系统等方式,降低数据源篡改的可能性;其次,通过区块链技术,实现在保证数据隐私前提下的数据可信,也从技术上防止数据的篡改;最后,通过大数据风控平台,对数据进行甄别,剔除异常数据和无效数据,进一步保障数据的真实可靠性。”窦彦红表示。

探路数字供应链

在金融科技的加持下,数字供应链金融成为行业发展的趋势。在疫情影响下,数字供应链金融模式变得尤为重要,数字化程度越高,越能把金融资源更高效、更精准地输送到产业链各环节。

记者采访了解到,在数字化时代,传统供应链金融将逐步演变为数字供应链金融,从主体信用价值走向交易信用价值,即弱化核心企业的主体信用,让供应链上的企业能够通过自身真实的数据来实现自我增信。数字供应链金融不仅带来商业模式的颠覆式创新与重构,也将助推供应链金融供给多元化、服务对象宽泛化、流程标准化以及服务方式智能化。

窦彦红介绍,数字供应链金融,不仅仅是单纯把交易线上化、数字化,本质上还涉及到线下实体货物的动态监管。过去,仓库内货物的监管主要靠真人看管。现在,为了解决货物实时监管的问题,就需要将大数据、物联网、区块链技术结合使用从而变成一个工具,通过科技手段,在无人看管的情况下,也能实现线上数字与线下实物的账实相符。

窦彦红指出,目前数字供应链金融的发展面临两方面的挑战:

一是产业数字化水平偏低。目前数字化驱动供应链金融的模式仍局限于大型互联网企业、核心供应链企业和集团公司客户,而供应链上的许多中小企业信息化、数字化程度依旧较低,与金融机构无法深度互联互通,导致数字供应链金融服务难以下沉。

二是生态融合程度不高。要发展数字供应链金融,除了推进产业与金融的融合,更重要的是更多机构的协同参与,包括产业主体、金融科技机构、银行等金融机构。在数字供应链金融模式下,单一主体无法占据绝对优势,各主体需要发挥各自专业优势各司其职,相互依存,才能实现共生共赢。

“想要构建数字供应链金融,最核心、最基础的还是要将金融和科技实际应用在产业场景里,并且针对不同场景形成动态验真型的金融风控理念,充分利用大数据、区块链、物联网等技术手段和其他措施,确保不同场景下贸易背景的真实性。同时,需要加强数字供应链金融生态联盟中,银行等金融机构对于这类数字风控创新理念的理解和支持。”窦彦红称。

此外,数字供应链金融的发展离不开地方政府、协会和自律组织,在具体产业链生态化发展里面充当促进者、协调者等关键角色。政府、金融机构与企业之间的数据互联互通,可打破数据孤岛;行业协会可推动行业数据互联互通,助力行业发展与金融科技解决方案的结合,从而建立合规运营的行业秩序。窦彦红建议,数字供应链金融需要纳入沙盒监管,在落地包容审慎监管机制的同时,给供应链金融的健康发展创造更宽松的环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