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碎了一个CryptoPunk |预言家周报#136

我们碎了一个CryptoPunk |预言家周报#136

  • 橙皮书
  • 2021年8月30日08时

我们碎了一个CryptoPunk |预言家周报#136

最近很焦虑。国内的各种雷霆政策,无差别的影响着身边的朋友和远方的人群。也没有别的法子,只能想办法熬过去,此路不通,就走其他路。

更让人焦虑的就是NFT了。OpenSea的交易量日常新高,CryptoPunks的地板价也是日常新高,新项目层出不穷,然而没有一个我看的懂的。

也有不少朋友和我一样懵逼。于是上周的一个下午,大数据群里有个朋友提议,一个punk太贵了买不起,我们一百人每人一个eth,集资买一个punk行不行?

这个天才的想法很快点燃了大家的热情,群里的消息刷刷刷的,一会不看就是几百条。微信群你们也懂,随意聊天挺好,真要协同讨论一些事情,并不好用。

即使这样,很快这个想法就开始落地推进了,出资人名单出来了,保管NFT的多签委员会也成立了,接着大家开始打钱,过程中又提出把punk用fractional碎片化成FT,群里再一次激动起来。

A Crypto Punk. Kua! People's Punk!

碎片化发生在半夜十二点,很多群友熬夜参加了线上的lauch meeting,我早早睡了,第二天一早再看,名为DDDD的FT已经涨了十倍了。

这些已经是四天前的事了,现在我可以很平静的写下这些,但当时我是非常上头的。你想想,一个你也不知道有啥价值的东西,前一晚还是1eth,第二天就是10eth,一度涨到32eth。群里还有一群小伙伴疯狂的刷屏,1000eth不是梦!

更上头的是,虽然最初参与实验的173个朋友,有四个人当晚就卖掉走人了,剩下的朋友达成了“道德锁仓”的共识:大家都别卖,卖了的人会被踢出大数据群,社会性死亡。

没想到真的搞成一场社会实验了。

这场实验还在进行中,之后也有两三个人卖出退群,绝大多数朋友选择道德锁仓,看看能把这场实验做成什么样。

在这次实验中,我一直是半游离状态,NFT实在不是我擅长的领域,索性当买了一张票来近距离看戏,看看社区是如何涌现出新想法和实践的。

一个感想就是,以太坊的综合优势是真的强。目前,也只有以太坊社区才有可能随机孕育出DDDD这样的行为。随便举一个限制条件,大数据群怎么来的?基本是过去四年以太坊社区的成员慢慢聚集起来的。工具,市值,生态项目也许都能补上来,但是特定的那群人,是需要时间才能铸造的。最难复制的是这群人。

以太坊也许技术上过时了,但是在综合指标上,是远超新公链的。偏偏新想法要想能跑起来,对综合指标的要求特别高。

值得阅读的文章

DAO 这一基础设施的脆弱性的潜在来源

https://medium.com/block-science/dao-vulnerabilities-509ff074a296

@大麦:DAO 的关键问题是如何合理地为这些系统 (包括社会性和技术性) 设计自适应能力,同时保持对去中心化的诉求,以承受演变为功能性基础设施时不可避免的成长之痛?

比特币与密码朋克的延续

https://mp.weixin.qq.com/s/O5-SMKgM_y_v0zeHKUgwyQ

@阿剑:看的时候忽然意识到。以前我过于关心效率了。不是说效率不重要,而是提升效率的事情迟早有人去做。但关心个体的事不一定。

球星卡市场上一次是如何崩盘的?

https://mp.weixin.qq.com/s/tK2f1E9NFuSinAWwc2idNg

@Hope:透过球星炒作中的许多似相似套路,它的崩盘给今日的我们什么启示?

以太坊链上SVG NFT

https://blog.simondlr.com/posts/flavours-of-on-chain-svg-nfts-on-ethereum

@郭宇:NFT 注定要超越传统艺术形式,不仅 JPG 格式,更是艺术创作形式。这篇文章介绍了一些 NFT 项目的技术,他们如何甩掉对链下数据存储的依赖,并用代码来产生图形。

以太坊的区块大小之争

@jk: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关注最近关于以太坊 gas limit 的争论。以太坊上区块的 gas limit 概念,有点类似比特币的区块大小。比特币的区块大小之争引发了fork,以太坊上类似的争论是否会造成深远的影响呢?

https://etherscan.io/token/0x1e83916Ea2EF2D7a6064775662E163b2D4C330a7

事件大概是这样的,有人发了一个叫做 EGL 的币,可以用来投票,影响区块的 gas limit。目前,以太坊区块的 gas limit 是由出块的矿池决定的。新区块只要在上一个区块 gas limit 的基础上增减大约千分之一之内,都是合法的。如果矿池按照 EGL 币持有者投票的结果来增减 gas limit,就会收到 EGL 币奖励。但这一方案受到以太坊开发团队大部分人的激烈反对。也有人认为 EGL 是对以太坊的攻击。

https://twitter.com/peter_szilagyi/status/1428965654959468545

https://github.com/ethereum/EIPs/blob/master/EIPS/eip-3756.md

批评有多激烈呢,geth 团队 Péter 的这条推特甚至提到以辞职作为威胁。为了对抗 EGL,火速 merge 了 EIP3756 来写死 gas limit,不再由矿池决定。对 EGL 支持的一方也有一些激烈的言辞,导致场面一时有点难看。

https://twitter.com/hasufl/status/1429386699642179590

不管对 EGL 支持还是反对,相信很多人会同意 Hasu(他是反对 EGL 的) 的这个观点:区块大小之争,争的不是区块大小,而是流程。我认为 EGL 这次实验是蛮有趣的,不应该被称为对以太坊的攻击。我对一些以太坊团队的核心成员的激烈反应表示不太理解,也感到整个治理流程过于集中和随意。同时很高兴看到,一些以太坊的基础软件开发者是能够提出自己不同的声音的。联想到 预言家周报#130-以太坊的隐忧,所以投稿预言家,也想听听大家怎么看。

纽约客:「无聊猿」BAYC 头像为何能席卷世界

https://www.chainnews.com/articles/457533705870.htm

@Leon:创始团队的文化决定产品的气质,在NFT领域这一点似乎更显著。“线上潜水酒吧的形象一直在两人的脑海中挥之不去,并由此形成了一个科幻故事情节:时间到了 2031 年,早期投资加密货币的人都成为了亿万富翁。「现在他们真他妈的无聊。现在你已经拥有了超出你最疯狂梦想的财富,你会怎么做?」Goner 说。「你会和一群猿猴在一个乡村俱乐部里闲逛,画面变得奇怪起来。」”

文章转发自橙皮书,版权归其所有。文章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和任何投资暗示。

版权声明:d780309b84cefe32 发表于 2022-04-04 17:15:55。
转载请注明:我们碎了一个CryptoPunk |预言家周报#136 | 元宇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