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宇宙究竟是投资界的下一个风口 还是资本的穷途末路?

  文/意见领袖专栏作者 董月英   引言: 2022年1月18日大洋彼岸传来一个爆炸性的信息,微软公司发布声明,全现金收购动视暴雪,交易价值达687亿美元,这是游戏行业有史以来最大的一笔交易。交易完成后,微软成为全球营收第三的游戏公司,仅次于腾讯和索尼。微软首席执行官萨蒂亚纳德拉( Satya Nadella )表示,微软正在致力于构建“企业元宇宙”,他指出,微软的 Azure 云服务、 Surface 电脑以及 Hololens 是公司的“元宇由堆栈”( metaverse stack )。[1]   2021年10月28日,扎克伯格为显示其创造元宇宙未来的信心和决心,将 Facebook 公司改名为 Meta 公司,五年内转型元宇宙公司。他在Q3季度财报电话会议上概述了公司的新愿景,宣布对“元宇宙”进行 100 亿美元的重大投资,要在组织架构、软件、硬件、内容、数字货币等全方位进行布局。   “元宇宙”一词在2021年火爆各大年度热词榜单。据不完全统计,该词分别入选了“《柯林斯词典》2021年度热词”、“2021年度十大网络用语”、“《咬文嚼字》2021年度十大流行语”、”上海《语言文字周报》2021年十大网络热议语”、“汉语盘点2021年度国际词”、“中国新闻周刊2021年度十大热词” 、“《中国名牌》2021年度品牌十大热词”。[2]   彼之蜜糖,吾之砒霜。与此同时,一大批反对元宇宙的声音也不断出现。具代表性的,当属科幻小说第一人的《三体》作者刘慈欣,他公开表示“元宇宙”将是整个人类文明的一次内卷。而内卷的封闭系统的熵值总归是要趋于最大的。所以元宇宙最后就是引导人类走向死路一条。元宇宙就是一种极度诱惑、高度致幻的“精神鸦片”,人们会沉浸在虚拟世界固步自封。他说:“人类的未来,要么是走向星际文明,要么就是常年沉迷在VR的虚拟世界中。如果人类在走向太空文明以前就实现了高度逼真的VR世界,这将是一场灾难。”虚拟世界与星辰大海是对立的,如果虚拟的整个世界都在你的怀抱里,为什么还要探索真实的星空呢?如果人类把自己封闭在无数个处理器和电路构成的世界里,那结果只有灭亡。   精通儒释道学问的南怀瑾先生在多年前与彼得﹒圣吉的对话中就曾说过,“未来对人类的最大威胁将会是虚拟技术,远远大于战争的威胁。”   在孰是孰非争论的同时,大批资本已涌入元宇宙的领域,倾注了充分的热情。   一、元宇宙,资本的新宠   2021年3月,元宇宙第一股Roblox在美国上市,迅速点燃了元宇宙的热度,各大科技公司纷纷入局元宇宙。   2021年4月,著名网络游戏 Fortnite 的母公司“史诗游戏”公司( Epic Games )宣布了一轮10亿美元的融资,将其投入元宇宙技术的开发,瞬间“史诗游戏”公司的股值就涨至近300亿美元。   2021年6月,风险资本家马修的( Matthew Bal )等人联合推出了一个股票交易基金,以方便普通人投资于元宇宙技术相关公司。与元宇宙概念热炒同步,还出现了专门为元宇宙开发开源标准的组织,如“开放元宇宙”( Open Metaverse )组织。   下图为2021年仅3个月内,与元宇宙相关的海外投资项目。   与此同时,腾讯、字节跳动、
万兴科技
中青宝、网易等国内企业亦大力加快布局元宇宙的商业步伐,[3]大批互联网巨头和其关联企业争相申请注册元宇宙相关商标。[4] 在一级市场中,高瓴资本、红杉资本、真格基金、五源资本、险峰长青、晨兴资本、星瀚资本等一线投资机构,均已开启元宇宙赛道布局,涉及虚拟社交平台、虚拟偶像、游戏等诸多产业。[5]据不完全统计,仅2021年11月,国内VR/AR投融资就达12笔,其中,鲲游光电完成近4亿元人民币B+轮融资。[6]就游戏市场而言,在2021年间,围绕VR/AR技术的投资事件占比也呈现出明显的上升趋势(2020年为2.56%,2021年为4.31%)。[7]此外,近期尤为引人关注的是,北京飞天云动科技有限公司已向港交所递交招股书,拟在香港主板上市,其中“元宇宙”正是其招股书的主要“卖点”。[8]   自2021年9月30日至11月15日,
同花顺上元宇宙概念指数累计涨幅达46.18%,领跑500多个同花顺概念指数。与此同时,除相关科技公司,电信运营商也纷纷开始布局。11月11日,
中国移动通信联合会“元宇宙产业委员会”举办揭牌仪式,宣告国内首家元宇宙行业协会正式成立;11月12日,在
中国电信5G创新应用合作论坛上,中国电信旗下公司
新国脉公布了元宇宙战略布局,启动2022年“盘古计划”。甚至,韩国首尔市政府在11月3日发布声明,宣布它将是第一个进入元宇宙的政府……   在2021年初发布的一份报告中,基金公司 ARK Investment Management 预计,到2025年,全球虚拟现实市场份额可能会高达4000亿美元;据彭博资讯预测,到2024年,元宇宙的市场规模将达到8000亿美元;普华永道预测,到2030年元宇宙的市场规模将达到1.5万亿美元。[9]   “元宇宙”似乎已经被资本认定成为全球科技界的下一个风口。   二、元宇宙在市场上认知上的分歧   尽管市场上热闹非凡,但关于元宇宙的核心概念及本质属性等基础内容,仍然存在诸多分歧。例如,从技术视角看,有人认为元宇宙就是一个3D虚拟空间;从感知视角看,元宇宙亦被认为是神经元感知的延伸和具化;从经济视角看,元宇宙可看作是跨越实体和虚拟的新型数字经济形态;从认知视角看,元宇宙又是一种机器视角对现实世界的认识……   拿中国与美国为例,对于投资者元宇宙的理解都不尽相同。中国强调“沉浸式应用”,美国则突出“功能性平台”。对Wind最新发布的A股元宇宙指数以及美国Roundhill Ball Metaverse ETF的成分股进行整理分析,发现算力和应用软件是中美投资者达成较高共识的版块,但除此之外,中美投资者在布局元宇宙的侧重点存在显著不同(如下图所示)。   认知上的偏差、市场发展的无序,都没能阻挡资本把元宇宙当成是“造富神话”,投资界的下一片热土,前赴后继,生怕自己的脚步追不上元宇宙的步伐。   三、质疑声不断,元宇宙是否只是资本用来逐利的噱头?   Facebook正式公布了更名为Meta后的首份季度财报,情况不容乐观,旗下Facebook每日活跃用户首次连续下跌,而作为实现元宇宙愿景的重要环节,Reality Labs部门亏损超过了100亿美元,而它在去年十一月刚刚公布了在3D虚拟化身的头发和皮肤渲染方面等多项进展。随后Meta股价上演了一日暴跌26.39%的大戏,市值蒸发超2510亿美元,创下其单日亏损新纪录,且势不可挡,即便是在美股诸多科技股开始强势反弹的大势下,Meta依旧给出了下跌0.28%的失望表现。   近几个月,很多关于NFT的新闻,前面都会带着“抵制”二字,部分游戏平台也曾针对NFT给出过负面的表态,比如去年10月底,Steam就禁止了所有涉及加密货币和区块链的游戏的上架需求,并对已上架产品进行了停售处理。微软游戏部门首席执行官兼Xbox负责人菲尔·斯宾塞觉得NFT的剥削性要大于娱乐性,此看法基于目前出现的众多猜测和实验基础上,微软也不需要这类剥削性内容。       今年2月6日,独立游戏平台itch.io在推特上向NFT开炮,表示“NFT就是诈骗,是在剥削创作者,是在破坏地球,如果你觉得NFT有用,请用心反思一下你做过的人生选择”。随后它又补充到“所有公司,只要是声称支持创作者,但又去搞NFT的,都是只在乎自身的利益、机遇和财富,因为NFT乱象有目共睹。”[10]   《纽约时报》2022年1月发表的关于“传统游戏玩家抵制链游扩张”一文中,表示很多人觉得这股热潮走得太过迅速,让很多质疑者坚定了加密货币和NFT等资产是庞氏骗局的想法,尤其是当相关内容的出现无成本制约,价格被过度夸大超出其本来的价值,资本又在其中频繁伸手的时候。且很多人认为加密货币和NFT概念太过模糊,不具备长期的效用。   资本扩张还滋生培训市场的火爆。罗某人在“得到”app上网络课程《元宇宙第一课》日新增用户370人,日活跃用户上千人,累计用户7292人,累计付费用户2673人;日收入超9万元,累计收入高达150万元以上。培训者不谈技术,不谈原理,不谈客观条件,只是两眼冒着绿光神神叨叨鼓吹“未来已来”。[11]   各界对于元宇宙的质疑主要集中于四个视角。一是认为元宇宙是一个伪命题。在当前元宇宙热潮翻涌的同时,有不少人认为元宇宙只不过是一场新的“割韭菜”资本骗局。二是对于元宇宙能否实现的质疑,主要观点是从目前的算力条件、网络技术和虚拟现实技术的发展现状来看,元宇宙基本场景的实现还有很远距离。三是认为元宇宙只是大企业的游戏,不具备均衡全面发展的可能性。四是元宇宙场景下,对反垄断和隐私保护制度搭建的怀疑。[12]   四、资本与元宇宙的伦理思考   笔者曾经在2017年和北大教授刘丰老师有一次对话,刘丰老师说:“资本是最活跃的财富,因为它是能挣钱的钱,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驾驭资本的内在
驱动力是贪婪和欲望。在未来,资本应该被道德所驾驭,而不是欲望驾驭。未来公益金融、绿色金融、承担责任和使命的金融会替代过去的欲望驱使的金融。因为过去的金融投资有一个特点,他只看重生态链和产业链的顶级利润最高的部分,而生态链跟产业链的末端,甩给了社会、公众、自然和弱势群体。这种不平衡的投资结果,导致了生态链和产业链的崩盘。绿色金融是人类命运共同体的需要,将成为人类走向和谐共生所必需的方向。投资一定是在未来的趋势里面看到符合生态、责任和公益,也就是公共受益,它是社会责任投资,是社会价值投资。”中国之所以重视ESG以及“双碳”,正是因为国家看到了未来趋势。虎年新春来临,疫情的结束似乎是黑暗隧道尽头的隐隐微光。正是在这样变动不居的环境中,我们似乎看到了两条广受关注的人类技术路径也慢慢在怀疑与争议中露出轮廓。一条是向外,努力走出星辰大海,走向太空,开辟人类的宇宙生存新空间;一条是向内,拓展元宇宙尝试探索平行并融合于现有物质世界的虚拟世界与数字世界。[13]   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转眼间,元宇宙元年已然呼啸而过,而这股元宇宙的东风远远不会停歇。资本何去何从?我们拭目以待。   [1] 参见复旦大学《2021-2022元宇宙报告》,载于数字经济与商业模式公众号(来源于五道口供应链研究院),2022年2月6日访问。   [2] 参见《元宇宙》,载百度百科https://baike.baidu.com/item/%E5%85%83%E5%AE%87%E5%AE%99/58292530#reference-[40]-33626919-wrap,2022年1月7日访问。   [3] 参见《最近特火,元宇宙,中国有哪些企业正在布局》,载腾讯网https://new.qq.com/rain/a/20211212A04W9W00,2022年1月1日访问。   [4] 参见《“元宇宙”商标被上千家公司抢注,最终被深圳某公司率先夺得》,载哔哩哔哩https://www.bilibili.com/read/cv14364006,2022年1月4日访问。   [5] 参见《Facebook正式改名为Meta,要砸600亿做这件事》,载新浪财经https://finance.sina.com.cn/tech/2021-10-29/doc-iktzscyy2472439.shtml?cre=tianyi&mod=pctech&loc=16&r=0&rfunc=63&tj=cxvertical_pc_tech&tr=12,2022年1月7日访问。   [6] 参见智研咨询:《2022-2028年中国虚拟现实(VR)行业市场发展潜力及投资前景分析报告》。   [7] 参见伽马数据:《2021中国游戏市场投融资调查报告》,载微信公众号《游戏产业报告》,发布时间:2022年1月4日。   [8] 参见卓泳:《国内或将迎“元宇宙第一股”!“飞天云动”向港股递表,超六成营收来自AR/VR服务》,载证券时报https://www.stcn.com/company/gsxw/202201/t20220109_4053912.html,2022年1月7日访问。   [9] 参见商汤智能产业研究院:《元宇宙“破壁人”:做虚实融合世界的赋能者》。   [10] 参考《元宇宙和NFT,玩家们越来越不想懂你们了》,毅然,2022年2月9日访问。   [11] 参考《“元宇宙”为什么是骗局?》,申鹏 平原公子,2021年11月16日访问。   [12] 参考《元宇宙:是“风口”还是“陷阱”?》,载自金融时报客户端,2021年11月25日访问。   [13] 参考《在剧烈变动的世界中,用智慧把握不变的趋势-巴曙松教授新春致辞》,载自深圳市资产管理学会公众号,2022年1月31日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