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元宇宙巨亏,社交帝国遭遇至暗时刻!解盘Meta六大困境

  欢迎关注“新浪科技”的微信订阅号:techsina    编辑/桃子 拉燕   来源:新智元(ID:AI_era)   谁也没想到,Facebook更名Meta后的首份财报却‘气哭’小扎。   先是上周三,Meta最新季度财报显示,旗下Facebook每日活跃用户首次连续下跌,人们备受关注的Reality Labs部门,亏损达100亿美元。   紧接着周四,Meta的股价暴跌26%,市值缩水2300多亿美元,创下该公司18年历史上最大的单日亏损。   近日,纽约时报分析了Meta陷入困境的6个原因。   用户增长达到顶峰   Facebook用户疯狂增长的鼎盛时代已经结束。   财报显示,尽管Meta公布旗下应用的新用户数量略有增长,包括Facebook、Instagram、 Messenger 和 WhatsApp。   但最核心的社交网络应用——Facebook在第四季度仍比上一季度减少了约50万用户。   以往,Facebook的受众群体所代表的人群要多元化得多,被定义为有能力吸引更多新用户的平台。   这次下跌标志着Facebook的用户增长可能已经达到了顶峰。   这是该公司18年来第一次出现这种下滑趋势。其季度用户增长率也至少三年来最低的。   Meta的高管们指出了其他促进用户增长的机会,比如转向其他应用的发展。如 Instagram、即时通讯服务WhatsApp是否会在用户增长方面产生可观的收入。   苹果隐私调整重创Meta   去年春季,苹果对其iOS系统进行了‘应用程序跟踪透明度’(App Tracking Transparency) 更新。   这一最新隐私工具实质上是让 iPhone 用户选择是否让 Facebook等应用程序监控他们的在线活动。   现在看来,这项隐私措施确实对Meta的营收造成影响,并且很可能会继续下去。   目前,苹果去年对iOS操作系统进行的隐私修改,已经让这家社交媒体公司今年的销售额减少约100亿美元。   因为Facebook和其他应用程序必须明确地征得用户的许可才能跟踪他们的行为,许多用户都选择不跟踪。   这意味着Facebook的用户数据会减少,这使得广告定位变得更加困难。   对于Facebook的广告客户来说,iPhone用户是一个比Android应用用户更有利可图的市场。   Meta的首席财务官Dave Wehner在公司2021年第四季度收益报告发布后与分析师的电话会议上表示,   ‘我们认为iOS对我方2022年业务的总体影响是不利的。销售额减少大约100亿美元,对我们的业务来说这将是一个相当大的不利因素。’   谷歌分一杯羹   除了苹果隐私政策,Meta的广告业务还有一个强有力的竞争对手。   星期三,Meta 的首席财务官 David Wehner 指出,由于苹果的隐私政策使广告商对用户行为的了解减少,许多广告商已经开始将广告预算转移到其他平台,比如谷歌。   在谷歌的财报电话会议上,该公司公布了创纪录的销售额,尤其是在电子商务搜索广告方面。   与Meta不同,谷歌在用户数据方面并不严重依赖于苹果。   Wehner表示,谷歌很可能比Meta的广告平台拥有更多用于度量和优化目的的第三方数据。   在苹果设备上,谷歌是苹果Safari浏览器中的默认搜索引擎。这意味着谷歌的搜索广告会出现在更多的地方,吸收更多对广告商有用的数据。   从长远来看,这对 Meta 来说是一个巨大的问题,特别是如果更多的广告商转向谷歌搜索广告。   劲敌TikTok   一年多来,扎克伯格一直在强调, TikTok是一个强大的对手。   字节跳动旗下的海外短视频应用TikTok已经成长为拥有超过10亿的用户的短视频巨头,这得益于它的高度分享性和海量令人着迷的短视频。   目前,TikTok已经成为Instagram的最大竞争对手。   2020年8月,Facebook 正式向全球50多个国家推出了对标 TikTok 的 Instagram Reels。   扎克伯格周三表示,目前Instagram是这款新应用的头号推动力,Reels在许多人的Instagram订阅中占据显著的位置。   问题是,尽管 Reels 可能会吸引很多用户,但是它并不像Instagram的其他功能一样能带来巨大收益。   这是因为通过视频广告赚钱的速度较慢,人们一般都会跳过这些广告。   这意味着 Instagram 越是鼓励 Reels,Reels 的用户越多,从这些用户身上能赚到的钱也就越少。   元宇宙疯狂投入   扎克伯格坚信,互联网的下一代就是元宇宙。   虽然这是一个仍然模糊的理论概念,涉及到人们在不同的虚拟和增强现实世界中行动,但小扎愿意为此花大价钱。   Meta 去年在元宇宙建设方面的支出总额超过100亿美元。扎克伯格表示,‘希望在未来花更多的钱。’   然而,没有证据表明在元宇宙上的投资会有回报。   这和Facebook 在2012年把主打产品转向移动设备的变革并不相同,虚拟现实的应用仍然属于小众的业余爱好者,还并没有形成主流。   AR头戴设备的普及也需要几个月甚至几年的时间。   本质上来说,扎克伯格是在让员工、用户和投资者相信他和他对元宇宙的看法。   但是,对于一个将在未来几年花费公司数十亿美元,并且可能永远实现不了的愿景来说,让其他人完全相信他,这可是一个不小的挑战。   近日,Evernote的前CEO,现在是视频会议公司Mmhmm的首席执行官Phil Libin表示,Meta对元宇宙的看法是一个缺乏创造力,从未奏效的‘old idea’。   在体验了Horizon Workrooms后,Libin认为,与Zoom 相比,Meta在视频会议中的虚拟现实技术并不那么诱人。   在Zoom开会,人们仍然可以做现实世界中的事情,比如喝上一杯咖啡。如果我开会时脸上戴着一个巨大的塑料头显,怎么能不把热咖啡洒得到处都是呢?   反垄断阴影   华盛顿的监管机构对扎克伯格公司的威胁是一个令人头疼,并且永远不会消失的大问题。   Meta面临着多项调查,包括最近行为激进的联邦贸易委员会和多个州的总检察长,调查它是否采取了反竞争的行动。立法者们也围绕国会通过反垄断法案的努力达成了一致。   扎克伯格认为,Meta 并没有垄断社交网络。他指出了来自 Tiktok、苹果、谷歌以及其它未来会产生的对手的‘前所未有的竞争水平’。   但是,反垄断行动的威胁使得 Meta 更加难以融入新的社交网络趋势。过去,Facebook 收购 Instagram 和 WhatsApp 的时候几乎没有经过审查,哪怕这些应用已经有数十亿的用户。   现在,即便是 Meta 对 VR 领域和 Giphy 看起来不那么有争议的收购,也都受到了全球监管机构的密切关注。   随着收购等交易的可能性越来越小,创新的责任就落在了 Meta 自己身上。在过去,大家可能还相信扎克伯格有能力做到这一点。但至少在上周四,华尔街方面对此缺乏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