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宇宙”中的新年:实探上海线下NFT、VR项目,还有人气爆棚的二次元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北京、上海均已将元宇宙写入新一年度地方政府工作报告。此前浙江、无锡等省市也在相关产业规划中明确了元宇宙领域的发展方向。 怀着对“元宇宙”的极大好奇心,记者打算利用这个新年假期,对上海的线下“元宇宙”项目来个一网打尽。记者在手机百度地图搜索框输入“元宇宙”字样,但意外只跳出6个地点,经过简单筛选,刨除明显不符合的,最终选定3处线下项目先做实地探究。 在出门之前,先打开手机上的“希壤”APP,看看元宇宙虚拟世界里发生了什么。据介绍,今年春节,元宇宙虚拟3D建筑企业
风语筑,携手百度希壤与灵境绿洲邀请网友开启在“元宇宙”里过大年的奇特之旅。 (希壤元宇宙的手机APP截屏,背景为
风语筑数字艺术馆) “元宇宙Metaverse”一词,最早来源于美国科幻作家斯蒂芬森1992年发表的科幻小说《雪崩》,小说里中的Metaverse被描述为“戴上耳机和目镜,找到连接终端,就能够以虚拟分身的方式进入由计算机模拟、与真实世界平行的庞大的虚拟空间。” 顺便说说记者使用“希壤”的体验——华为P30手机,几年前的中高档机型,如今来安装和运行百度希壤,倒还算顺畅。然而,希壤本身的建设还处于初级阶段,玩家需要做好心理准备。 (百度希壤、
风语筑、灵境绿洲联合举办的2022年“元宇宙里过大年”) 去年12 月 21 日,上海市委经济工作会议上指出,引导企业加紧研究未来虚拟世界与现实社会相交互的重要平台,适时布局切入。30日,上海市经信委首次把加强元宇宙底层核心技术基础能力的前瞻研发,推进深化感知交互的新型终端研制和系统化的虚拟内容建设,探索行业应用的内容加入到上海市电子信息产业“十四五”规划中,这也是国内地方政府首次明确发展元宇宙的重要信号。 并且,上海市徐汇区两会召开,首次将“元宇宙”写入政府工作报告。在日前上海市徐汇区举行的2022年地方两会上,“探索成立元宇宙创新联盟,推动人工智能与文化创意、绿色低碳、智能制造等融合发展”同样被写进了当地政府工作报告。 随后开始行动。壬寅年大年初二上午10点左右,记者开始乘地铁前往第一个目的地。上海似乎有些些飘雪的感觉,从头到脚的空气里都弥漫着寒意,但雪没有下来,细雨蒙蒙而已。 (入口处的“Team TAXX沉浸式视听元宇宙”店铺招牌) 第一站来到位于上海市黄浦区巨鹿路的“Team TAXX沉浸式视听元宇宙”。此时,上海这个城市尚未完全睡醒,街道相对冷清。记者走进地图指示的场所,进入B1层地下广场,远远就看见一位“防疫人员”斜倚墙边,注视着记者来的方向。 (远看以为是“防疫人员”,实则艺术雕像) 记者走近才发现,这只是一个石膏雕塑,穿的只是潮流卫衣而已。此情此景,很容易令人受到惊吓。随后,场地安保人员告诉记者,这里以酒吧、餐饮为主,年轻人来得多,时尚元素充斥,这并不奇怪。 (巨鹿路158 found的B1层酒吧一条街,此时唯记者一人) 走遍B1层广场,记者仍未发现“Team TAXX沉浸式视听元宇宙”体验店。按照地图上的电话打过去,最终暂无人接听,估计是假期缘故,又猜测或者是到晚上才会开门营业吧。 (上海158 found的B1层酒吧一条街,“二次元”风味浓厚) 接着第二站前往位于淮海中路的上海广场。按图索骥发现在商厦的二楼,有一个“IM Meta沉浸式元宇宙艺术科技展”,记者慕名来到现场。 (春节假期临近午时,上海著名商业街淮海中路人流不多) 二楼很显著的位置,可以看到“C位出道,元宇宙新生活数字艺术展”的硕大标牌,旁边一个展厅,除去两位工作人员外,只有记者一人。广告牌上写着像素迷宫(Future is Now)、NFT数字艺术、NFT图像市集(NFT STREET)等。主办方是“唯一艺术TheOne.art”。协办方有大麦、猫眼演出等。 (上海广场二楼的“元宇宙数字艺术展”广告牌) 据公开资料,所谓NFT(Non-Fungible Token,非同质化代币),指的是一种被称为区块链数位账本上的数据单位,每个代币可以代表一个独特的数码资料。 NFT的概念首次在2017年正式提出,是用于表示数字资产(包括jpg和视频剪辑形式)的唯一加密货币令牌,可以买卖。由于其不能互换,非同质化代币可以代表数位文件,如画作、声音、影片、游戏中的项目或其他形式的创意作品。 这里就是所谓的“全球首家线下实体NFT数字艺术品商店”。据商场展台工作人员介绍,本次展览从去年12月开展,将在今年2月20日结束。 展台人员为商场方面派出,他们对于元宇宙、NFT知之甚少。在记者的要求下,对方分享了业务平台技术负责人姚先生的联系方式。 记者以参观顾客的身份发起询问,姚先生介绍,关于NFT需要注意一点,虽然文件或作品本身是可以无限复制的,但代表它们的代币在其底层区块链上被追踪,并为买家提供所有权证明,诸如以太币、比特币等加密货币都有自己的代币标准以定义对NFT的使用。 (元宇宙NFT展馆入口处) 记者在现场看中了一副名为《采蘑菇》的水彩手绘作品,展现了我们童年时在林间玩耍的那种趣味与神秘感。随后,记者扫描右下角二维码,进入到该业务平台小程序,完成注册程序后,记者看到页面中有对作者、发售数量、合约地址、认证标识等的介绍。 (记者现场拍摄的《采蘑菇》NFT艺术作品) 虽然购买页面也有支持Bitcoin、AGLD等加密货币数字钱包支付的“合约地址”,但最下方也清楚标明了通过支付宝账户以人民币进行支付。需复制链接跳转到浏览器进行下一步操作,记者注意到,该画作NFT的售价为2500元人民币。 (跳转至购买页面,可见画作售价为人民币2500元) 记者并未真实支付购买。根据NFT定义,买家可以在今天的展览方平台或者海外OpenSea平台上购买相关艺术作品。此外,作品本身是可以无限复制的,但代表它们的代币在其底层区块链上被追踪,并为买家提供所有权证明。 本次出展平台的所谓交易细则称,不同属性的数字艺术的二次交易细则各有不同。依据我国法律要求,特定条件下的数字藏品的二次交易不支持任何形式的变相炒作,坚决反对数字藏品炒作、场外交易、欺诈,或以任何其他非法、侵权方式使用的违法违规行为;数字藏品为虚拟数字商品,购买前请先完成实名认证;本商品一经售出不支持退换。 对于记者的提问,唯一艺术的技术负责人姚先生表示,该平台只支持人民币交易,并严格遵守中国法律,不涉及到虚拟货币的交易和使用。 “我们在努力建设元宇宙相关内容,平台上的作品都将上传公共区块链。”姚先生对记者说,未来电子钱包合法合规之后,可将NFT作品提到电子钱包,再去其他平台进行交易。 他说,其平台目前暂时只做国内市场,未来如果政策放开,也会跟上行业大发展,及时开启全球市场需求。 (“上海IM Meta沉浸式元宇宙艺术科技展”全景) 商场展台的工作人员对记者表示,开展以来,偶尔有观众到来,但咨询元宇宙、NFT的极其稀少。绝大多数都是来这里拍照、拍小视频,然后去小红书、抖音等进行发布。这里更像是一个“网红打卡地”。读者们如果在上海,不妨趁着展览延续期去现场看看吧,地址是淮海中路上海广场二楼。 紧接着,记者出发前往第三站,位于人民大道的上海迪美购物中心。 (上海迪美购物中心地下商场,是年轻人、潮人的聚集地) 迪美地下商场,是上海最有名的汉服、Lolita服饰及JK制服集中地,也是年轻人很喜欢来的地方。这里的街机游戏厅也人气满满,可以勾起70后、80后大男孩的记忆。 记者在迪美商场看到大大的广告牌上书写“元宇宙”字样。按照地图指示,应该是在中庭92号有一个“元宇宙体验馆”,寻找未果之后,电话询问得知该地店铺已经关闭,如果要体验,可以改去
陆家嘴正大广场或者周浦万达广场。 (迪美商场里一家人形玩偶店) 由于迪美一直一来就是二次元集聚地,所以类似的人形玩偶、服装及小饰品商铺非常集中。也经常可以看到身着各式奇异服装的cosplay年轻玩家。 离开迪美商场,记者临时新增一处探访目标,打算去另一家VR体验馆了解情况。总结一下,至少从目前在上海的实探来看,“元宇宙”这一事物的确仍处于萌芽阶段,无论是商业氛围还是人群知晓度,都非常低。 (上海南京东路置地广场) 来到上海南京东路的置地广场,看到有一家名为“魔法门VR”的体验场馆。记者没有预约,只好径直敲门进去,一位敦厚的小哥哥给予热情接待。 (“魔法门VR体验店”的铭牌) 他说,元宇宙的说法,最初在上世纪90年代就有了,而VR、AR算起来还在后面,属于技术上的一种提升和落地。记者大约下午1点半造访,聊了一会,有3位预约过的男性来体验项目。看起来,估摸平均年龄在30岁上下。他们要求三人联机尝试VR射击游戏。 (店长正在指导客人挑选VR游戏目录) 店长介绍,相比VR硬件设备,其实游戏软件成本更高。据介绍,他们都是在STEAM平台上购买数码游戏。 公开资料显示,Steam是由美国电子游戏商Valve于2003年9月12日推出的数字发行平台,被认为是计算机游戏界最大的数码发行平台之一。 简单沟通得知,这三位男性好友体验VR游戏,主要是为了朋友之间合作参与,社交属性更强。游戏过程中,店长不停穿梭在不同客人之间进行详细指导,如怎样联队、如何使用游戏道具等等。 没多久,又有客人主动进来询问,是一家三口,女儿大约13岁,父母应该是陪同前来的。但因为场地面积有限,该店长请他们一个小时之后直接过来体验。记者询问采访得知,VR游戏体验行业仍处于上升期,业内人士认为,相关的技术升级将有望推动市场进一步繁荣。 在店里,记者也获邀带上目镜进行了短时间的体验。但总体上对此兴趣不大,且有轻微的头晕症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