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ta元宇宙业务年亏损100亿美元 股价盘后暴跌22%

  周三美股盘后,Facebook公布了自去年10月其将母公司更名为Meta Platforms以来的第一份季度财报,Meta Platforms去年四季度营收同比增20%,略超预期;每股收益同比降幅较市场预期翻倍,是2019年第二季度以来首次出现净利润下滑;关键用户指标不佳,逊于预期。   更悲观的是,今年一季度的营收指引疲软,预计营收可能同比增长3%,而在去年同期Facebook营收增长了48%。   这一指引不仅让人质疑Meta的增长前景,也让人质疑整个在线广告行业以及消费者行为是否发生转变。   目前看来,Meta核心业务出现较大问题:用户使用率下降,营收较为困难,以及通胀和供应瓶颈干扰广告客户预算,其广告定价能力持续受苹果隐私更改的负面冲击等。   财报发布后,Meta股价在盘后重挫23%,其他社交媒体股也受到拖累,Snap暴跌17%,Pinterest大跌9%,Twitter下跌8%。互联网服务公司的股票也在下跌,其中The Trade Desk (TTD)下跌8%,Roku (Roku)下跌5%。      引起雪崩的三大雷点   Meta四季报数据显示,每股收益为3.67美元,营收为336.7亿美元,月活跃用户为29.1亿。同时,分析师普遍预计每股收益为3.84美元,营收为334亿美元。预计去年四季度月活跃用户数为29.5亿。      数据来源:Meta财报   财报数据中营收略高预期,但较去年前三季度明显放缓,净利润、用户指标不佳。Meta成为继奈飞之后第二家财报后暴跌的科技巨头,23%的跌幅若发生在日间交易时段,将创公司历史上最大的单日跌幅。以下将盘点本次财报的三个‘雷点’:   广告印象数量继续面临两方面不利因素   最主要的一点问题是,Meta预计一季度营收介于270亿至290亿美元之间,同比增长3%至11%。即使是区间的顶部,也远低于华尔街普遍预期301亿美元。   该公司表示,在较高水平上,广告印象数量和定价方面的‘逆风’将对业绩造成影响。   广告印象数量问题是最令人震惊,简单地说,人们似乎愿意花在Meta平台上的时间更少,包括Facebook、WhatsApp、Instagram和Messenger。   公司高管在财报电话会上表示,在广告印象方面,我们预计将继续面临来自两方面的不利因素,一是用户时间的竞争日益激烈;二是用户粘性向Reels等短视频方面转移,但其货币化能力低于Feed和Stories等更成熟的核心产品。   Meta为了应对字节跳动旗下的TikTok进军短视频领域,在一定程度上对业绩造成损害。   还有一个关键问题是,用户行为偏好可能发生转变,人们似乎把更多的时间花在了其他事情上,而不是Facebook和Instagram的页面。这可能反映出,在实施两年严格的疫情措施之后,人们愿意在室外花更多的时间。   此外,这也可能表明,人们只是对社交媒体有点厌倦了,所以越来越少使用社交平台。   广告定价能力持续受负面冲击   在广告定价方面,Meta面临三方面冲击,其一是,苹果出台了更严格的隐私标准,允许广告商在iOS设备上的应用程序和网站上跟踪消费者的行为。一年前,这些变化还没有生效,这意味着其影响仍将体现在第一季度的增长上。公司表示,我们预计,由于平台和监管变化的阻力,广告定价能力将持续受负面冲击。   其二,Meta指出,第一季将与上年同期的‘需求强劲’形成对比,高通胀和供应链瓶颈等宏观经济挑战正在影响广告商的预算。   最后,该公司预计本季度外币汇率也会成为营收同比增长的阻力。   Meta财报让人有点意外,也更难理清头绪,就在Meta财报发布前一天,谷歌母公司Alphabet公布了全面超预期,净利新高的业绩报告,公司股价大幅上涨。   Alphabet首席执行官Sundar Pichai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公司的广告业务‘持续强劲增长’,帮助‘数百万的企业蓬勃发展,并找到新客户’。   两者之间形成鲜明对比,Meta抱怨Reels的营收较低,但Alphabet认为YouTube的营收正在迅速增长。   这就引出了最后两个问题,消费者是普遍减少了社交媒体的使用,还是只是减少了Meta平台的使用?广告商是在削减开支,还是将资金从Facebook等平台转移?   元宇宙战略部门亏损逐年扩大   关注的还有元宇宙战略部门业绩,本次财报Meta首次披露包含元宇宙战略的FRL部门财务数据,公司预计对元宇宙的投资令2021年营业利润减少约100亿美元,FRL短期不会盈利。在去年7月CEO扎克伯格对元宇宙的愿景描述中,他希望用五年左右将Facebook打造为一家元宇宙公司,而数十亿美元的多年投资会蚕食利润。   财报显示,FRL去年四季度收入8.77亿美元,环比增57%,同比增22%。同时,该部门去年四季度的运营亏损为33亿美元,全年各季度的净亏损逐渐扩大,2021全年净亏损101.9亿美元,2020年净亏损66.2亿美元,2019年净亏45亿美元。   Global X 研究分析师Pedro Palandrani称,元宇宙是‘长期的故事’,短期内投资者更关注 Meta 如何驾驭苹果隐私变更、电商业务突破,以及通过Messenger或短视频Reels功能获利的方式。   从当前Meta评价的‘广告印象数量和定价方面的‘逆风’将对业绩造成影响’来看,可以说市场最害怕的现象正在发生。

版权声明:d780309b84cefe32 发表于 2022-02-03 23:01:12。
转载请注明:Meta元宇宙业务年亏损100亿美元 股价盘后暴跌22% | 元宇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