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宇宙打败春晚!

文丨包蕴涵 编辑丨董金鹏 元宇宙,到底是膨胀的概念,还是虚拟世界悄然入侵现实?离奇狂欢背后,到底是资本的助推,还是被忽视的消费分层? 不理解,或许是因为不了解。 2022年春节,各地零星爆发的疫情,限制了人们出行的脚步,但也为虚拟现实提供了绝佳应用场景。近期,亿邦动力访谈了虚拟现实游戏玩家、Vtuber粉丝和VRChat消费者,带您走进Z世代正在实践的新世界——元宇宙。 当就地过年遭遇元宇宙,Z世代会怎么玩?各种玩法和产品尽管并不完美,为什么还是值得期待?或许,元宇宙代表了一种扩张现实的新生活方式。 01 还有比这更“元宇宙”的吗? 2022年的这个隆冬,许多人记忆中或许会浮现两年前人们因疫情封城无法回家过年的场景。 当时,任天堂旗下Nintendo Switch、健身环大冒险和动物之森火遍全球,朋友圈和QQ群到处都有人说着大头菜与钓鱼、串门与盖房之类的话题。仿佛,某个虚拟天堂入侵现实世界。 梦晓是我的留学生同学,当时被困在日本,却因此发了两笔小财。他把紧俏的动物之森和Nintendo Switch绑定转卖他人,赚了足足一千元。他还在动森里接单,帮别人打理小岛,出售虚拟装饰品,一天赚了五六百元。 如果不是发生在两年,我或许会拍案叫绝——还能有比这更“元宇宙”的吗? 元宇宙的概念源于科幻小说《雪崩》。这本书讲述在一个崩溃的世界中,人类不愿面对绝望的现实,宁愿在元宇宙 (Metaverse) 中寻求理想生活。这似乎在暗示,元宇宙的概念从最初就带有“补偿现实”的要素。 当人们只能面对家中四壁的时候, 动物之森给了玩家们一片虚拟的小岛。你可以在上面种地、盖房以及跟小动物为邻。不仅如此,岛上的季节和时间也跟现实世界完全同步,这种平行于现实世界的魔性,让全世界的玩家一整天都沉迷其中。 比动物之森更广泛破圈的是健身环大冒险。一只仿佛具有魔力的塑料圈,一张用玩游戏方式骗人健身的卡带,许多人甚至愿意加价五六百元甚至上千元购买。 受疫情管控,人们去不了健身房和体育馆,却可以借此安放无法被田园与山川治愈的焦虑心灵。在它们的陪伴下,徒有四壁的出租屋可以变成任意奔跑的运动场或海风吹拂的私有小岛。 任天堂,仅靠一个塑料圈和两只手柄,就能实现近乎VR的交互体验。它们虽不是VR,和如今许多元宇宙概念相比也缺乏高大上的技术加持,却暗合增强现实的定义,这也是如今许多“元宇宙”概念最希望做到的事情。 元宇宙,邀请用户进入一个基于现实又高于现实的新世界。在这里,人们能做到过去做不到的事情。2022年,我们能用哪些“元宇宙”的玩法,度过这个可能有些孤单的春节呢? 02 沪漂女孩的元宇宙过年计划 VR一体机Oculus Quest2 郭琪,32岁,IT打工人,一个人在上海租房独居。这个冬天,她因担心老家的回乡政策,决定不冒险回家。 春节,没有对象,也不需再担心老家亲戚和家人的念叨,某种程度上给了郭琪一些轻松和自在。但她依然常常和和朋友自嘲打趣,说自己是死宅,没有朋友。 说归说,但一个人也要好好过年。春节前,她已经有了计划。 不久前,郭琪独自跨年,但内心还是希望和别人一起过。“毕竟,寂寞是一种毒药。”她说。郭琪是VRchat的多年玩家,元旦时跟海外朋友约了跨年。没有什么特别的安排,仅仅是聚在几个人亲手做的虚拟房间中,聊聊天玩玩游戏唱唱歌,她说。 VRChat是一款免费的大型多人虚拟现实游戏,里有很多会唱会跳的大佬。郭琪自认为没有那样的才艺,也没有购买高端的VR定位设备,没法表现丰富的动作。不过,即使和朋友二次元纸片人一般的粗陋模型凑在一起,做些傻动作和表情、说些闲话,本身就是一种过年的气氛。 VR社交已经悄然走入一部分人的生活。而希望借势元宇宙概念的VR平台,也开始抓住这样的机会。其实,早在2022年新年来临之际,许多VR平台上都出现了VR跨年活动。 韩国光化门普信阁新年敲钟仪式因疫情取消,转而在元宇宙举办了一年一度的敲钟仪式。 VRChat官方举办的新年跨年活动,就设定在虚拟的时代广场场景中,用户可以在房顶欣赏时代广场的落球仪式和烟花,还有20多位音乐人的持续表演。 即将到来的春节,如果想要体验在VR空间过年,除了通过各平台通用的VRChat,还可以在Meta旗下平台Oculus的应用Rec Room和vTime XR,与全世界的VR用户交流。 在国内,字节跳动正在测试名为“派岛”的元宇宙社交APP。这是字节跳动推出的首款元宇宙社交APP。此外,百度也推出元宇宙社交产品“希壤”。 虽然尚无VRChat这样成熟的VR社交平台,但VR游戏的应用库已经相对丰富,如Pico等热销的主流一体机,不仅拥有自家平台的游戏库,也可以接入Steam VR,享受数以万计的VR应用。 如果健身环大冒险玩腻了,在家VR耍耍节奏光剑,做做健身也是不错的选择。 那么,如果想要尝试一款VR产品,想要一款趁手的设备,我们的选择多吗? 2017年,郭琪和VR结缘,至今唯一的设备就是一台初代HTC Vive。HTC 从Vive系列开始,深耕PC VR设备多年。如今,Vive 系列是PC VR赛道最为成熟的产品。 而Oculus旗下的Quest2一体机,被认为是VR一体机中的“iPhone4”,是一款体验优秀、性价比突出的现象级产品。 被字节跳动收购的明星厂商Pico,则有着Pico Neo3这款对标Quest2的产品。在春节期间,Pico Neo3等国内热门VR产品也想趁势抓住推广机会,在电商平台有着不小的促销力度。 03 有人在元宇宙放烟花,躺着赚钱 要说元宇宙范畴多如牛毛的概念中,有哪些现在实际落地的产品?数字藏品 (Non-Fungible Token) 应用可谓是屈指可数的先锋之一。 疫情导致就地过年、快递迟滞的春节期间,我们却可以用NFT在元宇宙里置办年货。 互联网行业的红包大战,发展至今终于来到“数字藏品时代”。最近,阿里巴巴、百度等互联网巨头,都纷纷宣布将新春红包活动与数字藏品相结合。2022年1月19日起,新春抢购数字藏品一度冲上百度热搜前十名。 据不完全统计,支付宝、百度数字藏品平台、中国银联以及24家博物馆都将在春节期间推出虎年数字藏品。 百度在“好运中国年”活动期间,发放虎年春节典藏版数字藏品,其中包括博物馆系列千手观音、珍藏版天坛瑞兽和百度好运虎等。“好运中国年”活动,从1月22日开始,一直持续到1月31日,也就是除夕当天。 支付宝把数字藏品融入传统的集五福活动。1月19日到29日,2022 年支付宝集五福和往年相比,首次添加了故宫博物院、国家博物馆的两件虎文物数字藏品,分别是清“漆木虎”和秦“阳陵虎符”。 支付宝小程序”鲸探“截图 而数字藏品的可玩性,还远不止如此。 有人用NFT放烟花。红洞数藏是一个数字藏品购买与收藏平台,它将在农历新年携手展馆Aily Gallery签约算法艺术家道龙,创作可编程的NFT艺术作品“元宇宙烟花”。 据介绍,用户在元宇宙购买的“烟花”,可以用于观赏收藏,也可以多枚合成,并且与所有组合成为“烟花宇宙”。无论是烟花,还是烟花组成的烟花宇宙,它的拥有者都将享受其后续产生的商业权益。 04 虚拟主播:有趣的灵魂陪你唠嗑儿 如果家人和朋友不在身边,还有虚拟人和虚拟偶像陪你过年。 虽然如今总被纳入元宇宙的大筐之中叙述,但虚拟人和虚拟偶像并非这两年才出现的新事物。 Arcadia是一位资深的Vtuber粉丝。“Vtuber”也就是“Virtual YouTuber”的简称,最初指以虚拟形象出现在YouTube的视频博主,现在泛指由真人扮演的虚拟形象。 2018-2019年,日本虚拟偶像雨后春笋般涌现的时候,哪怕不得不借助魔法上网,用简陋的机翻配合半吊子的日语理解他们在说什么,Arcadia也要天天泡在屏幕前看直播。他觉得,这些披着二次元皮的主播有着有趣的灵魂,以及某种亲近感。 “其实这些虚拟偶像、虚拟主播们是没有假期的。我记忆比较深刻的就是每当新游戏出来,他们都会通宵直播,甚至是‘某某游戏不通关不下播’挑战,又或者在大节日时,为了陪着粉丝,他们经常全天直播,或者整个平安夜、新年夜都陪着粉丝。”Arcadia笑着说,“我们会半开玩笑说,他们必须总挂在网上,为了证明自己没有比孤单的粉丝先交到男女朋友。” 虚拟偶像群体不断扩张的这几年,Arcadia一度因各种圈子的混乱而对虚拟偶像失去了兴趣。不过,2021年以来,他逐渐“回坑”,特别是沉迷于“国V”,也就是国产虚拟主播。“你要入坑的话,国内我推荐Vitual Real和A-Soul的主播,都算是比较不错的。”他对我安利。 Virtua Real是B站和日本第二大虚拟主播经纪公司彩虹社合作推出的中国版虚拟偶像组合。A-Soul则背靠字节跳动,由乐华娱乐打造,虽然在成立伊始饱受“资本玩票”、“不专业”等等质疑,但之后组合依靠知名成员嘉然为代表的成员的坚持,以及持续的良好运营逐渐扳回口碑,今年在国内风头无两。 如今,这种虚拟偶像早已成为Z世代亚文化圈的核心组成部分。 而在另一边,由人工智能和高仿真图形图像技术所驱动的虚拟人和虚拟IP类偶像,如小冰、翎ling、Ayayi等,也早已破圈,成为时下互联网创业的新风口。 如果想要一个虚拟人陪伴过年,你可以在微信小程序小冰或小冰App领养一个“虚拟男/女友”,与其进行一番可与真人比拟的聊天打趣,也可以去B站等直播平台,看看有没有自己中意虚拟主播频道。 这个春节假期,或许就是快速了解它们的时候。 粉丝对于虚拟主播“永雏塔菲”评论 “如果你刚接触这些V (爱好者们对主播的简称) ,可能会看到很多入魔的粉丝在网上乱说一些闲话。圈子还不成熟,这也是现实存在的问题。但我觉得不要太在意场外的事情,仅仅只是看看直播是最好的。”Arcadia说,“我觉得Vtuber就是这种地方比较好,与纷乱的现实隔绝着一层二次元躯壳,但也因此有着总能陪在你身边的感觉。” 无论是虚拟人亦或是虚拟偶像,其对于粉丝来说,核心的情感要素或许都是“陪伴”。高冷的虚拟IP背后是无处不在的存在感,又不会塌方的安定感。 Arcadia说:“我现在偶尔会看看A-Soul,还有Virtua Real里比如‘海子姐’(七海nanami),‘永雏塔菲’等等,挺简单纯粹的,又找回了以前看Vtuber的感觉。” B站官方的虚拟主播相关统计数据 05 春晚?在你的元宇宙做一个吧 年味变得一年比一年淡薄。 我问一个朋友看不看春晚,他说不和家人在一起的话,似乎不再有看春晚的理由了。 但在春节前夕,我打开B站,看到手游《原神》玩家组织的“原神拜年祭”正在首页刷屏。 毫无疑问原神的玩家是很幸福的,在这个春节,拥有属于自己的“春晚”和也有一同欢乐的伙伴,他们不可能感到寂寞。 B站为Z时代用户举办的“拜年祭”,已有十年左右的时间 (B站官方拜年祭后改名为拜年纪) 。 不光是B站官方或者《原神》。打开B站搜索拜年祭,你还能看到”王者荣耀拜年纪“,”2022我的世界拜年纪“等等,你还会发现许多更为小众的单机游戏、动画、音乐作品,甚至一个鬼畜梗都可以在B站拥有自己的拜年纪,粉丝组织,产出数以百千计的作品,加上弹幕的氛围,其乐融融。 无数大小圈层已经拥有了独属于他们的新年联欢。各有各的”宇宙“。 2021年,元宇宙成为一个无限膨胀的概念,早已超出它原本的范畴。究竟什么是元宇宙?究竟有哪些玩法可以称得上是“元宇宙“的,而哪些不能? 《原神》,这样带有社交、探索和经营要素的开放世界线上手游,让人联想到过去风靡全球的《魔兽世界》,其曾被视作元宇宙的雏形。 那么,《原神》也可以被看作是元宇宙吗? B站拜年纪宣传截图 审视五花八门的元宇宙定义,VR、虚拟人、NFT、数字孪生……被装入元宇宙大筐的玩具太多。但也不难发现,这些技术背后的共同的期许,就是让虚拟世界足够真实、足够强大,足以叠加,甚至暂时覆盖不够完美的现实世界。 在疫情与孤独时代,或许元宇宙是人心所向。 当小众社群在B站或VRchat上兴起,当一个又一个圈子成为我们的虚拟大家庭时,我们还需要一场春晚吗? 不如拉上你的伙伴,在“元宇宙”中做一个吧。

版权声明:d780309b84cefe32 发表于 2022-02-01 23:00:58。
转载请注明:元宇宙打败春晚! | 元宇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