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宇宙从教育“撕开口子”

  “在教育这一垂直分类领域,元宇宙通过场景赋能提升学习过程的互动性、沉浸感与获得感,对历史、地理、生物和医学等学科课程的学习帮助尤大,这也为高校创业创新教育提供了更富现实感的实践试错平台。”谈及“元宇宙+教育”融合发展,中央财经大学数字经济融合创新发展中心主任、中关村数字文化产业联盟副理事长兼秘书长陈端如是说。   近日,在北京中关村互联网教育创新中心举办的一场“畅想元宇宙教育的未来”圆桌对话活动上,“元宇宙教育实验室”宣布成立,陈端等多位专家围绕元宇宙背景下教育创新应用场景、元宇宙技术与创新范例等话题展开了交流探讨。   理性看待元宇宙“泡沫”   “元宇宙是由技术、产业和产品共同支撑的一种新型的虚实相融的下一代互联网形态。”中国出版集团中译出版社社长乔卫兵认为,借助技术的发展,人们将会实现一个虚拟的共享空间、一个随时随地可以进入的数字世界。未来元宇宙或将塑造新的生产、生活方式以及全新的社会形态。   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沈阳近年来对元宇宙的发展进行了深入研究。他表示,元宇宙“基于扩展现实技术提供沉浸式体验,基于数字孪生技术生成现实世界的镜像,基于区块链技术搭建经济体系,将虚拟世界与现实世界在经济系统、社交系统、身份系统上密切融合,并且允许每个用户进行内容生产和编辑”。   但如今,社会上关于元宇宙存在两种截然不同的观点,一种认为元宇宙是未来发展方向,另一种认为元宇宙是“泡沫”。   “对待新生事物既不能盲目乐观,也不能盲目悲观。”中国教育三十人论坛秘书长马国川表示,“几乎所有新生事物都会产生‘泡沫’,一旦‘泡沫’被挤出之后,那些真正实用的技术便会融入人们的生活。”他对元宇宙充满期待。   中国互联网协会副秘书长宋茂恩也表达了类似的观点。“作为数字虚拟空间,元宇宙有着良好的应用前景,需要各界不断提供创新条件,满足其发展和落地应用需求。”   在北京中关村,围绕元宇宙概念的创新创业如火如荼。中关村互联网教育创新中心主任杨丹指出,元宇宙作为全新信息载体,其研发应用会给企业带来新机遇和发展空间。   “中关村作为全球科技创新中心,拥有强大的原始创新能力和众多高技术企业。探索及应用元宇宙科技,相关企业预计将投入大量精力进行原始创新,元宇宙科技场景与创新应用将不断涌现。”杨丹说。   推动元宇宙与教育融合   宋茂恩表示,在发展之初,要推动元宇宙相关技术持续创新,以确保其在应用场景中提供良好体验;需要不断创造符合实体经济、生产生活需要的应用场景,推动生产力发展。   “元宇宙+教育”,被普遍认为是元宇宙可行的应用场景。为此,中关村互联网教育创新中心与中译出版社、中国教育三十人论坛联合发起成立了“元宇宙教育实验室”,以探索元宇宙与教育创新的结合,推动元宇宙教育应用落地发展,寻找科技深度赋能教育的解决方案。   陈端把元宇宙与教育的关系分为“元宇宙+传统教育”“元宇宙新兴岗位职业教育”和“元宇宙素养教育”三个层面。   “元宇宙热潮带动基础架构层、体验优化层和内容创意层相关人才需求快速上扬,面向元宇宙新岗位的教育培训市场本身也处于放量增长的窗口期。”陈端说。   但目前,元宇宙教育行业缺乏权威教材和科学培训体系,很多以“掘金”为导向的在线课程质量良莠不齐,快餐化与碎片化并存,容易误导公众认知。因此,陈端认为,元宇宙素养教育也应提上日程。“它不同于简单的岗位技能培训,更重要的是打造面向数字文明新时代的价值共识、伦理共识、发展共识,以底线共识保障这场数字化迁徙的平稳过渡。”   “在元宇宙与真实产业的结合中,前途最为广阔的是与教育的结合。元宇宙与教育结合是元宇宙未来发展的重要方向。”横琴数链数字金融研究院学术与技术委员会主席朱嘉明认为,营造虚拟现实场景和与真实产业相结合是元宇宙发展的两个方向。   “元宇宙在诸如职业教育、科学教育、儿童教育等领域存在广泛的应用场景,为跨学科、跨区域、即时共享的教育提供了良好的技术基础,可以解决教育资源分配不均衡的问题。”朱嘉明说,元宇宙教育将带来未来教育场景、工具,以及教育资源分配的革命。   乔卫兵也认为,元宇宙将使教育场景产生重大的改变,“元宇宙+教育”融合发展,将增强学生的教学体验,为师生提供更具沉浸感的场景;在元宇宙形态下,教育者和受教育者的关系将会发生变化;此外,元宇宙技术将引发学习方式的变革,教学的效率也将得到提升。   北京市润丰学校校长张义宝表示,“元宇宙+教育”方式必将推动教育的深刻变革,不仅是技术、应用层面,而且元宇宙世界的神奇美妙极大迎合了儿童学生的好奇心、想象力和创造力。   尚需技术不断创新迭代   沈阳将元宇宙的存在分成5种类型,分别是伪元宇宙、准元宇宙、低配版元宇宙、高配版元宇宙、终极版元宇宙。此外,他还提出了“虚实补偿论”,即虚拟世界和真实世界存在一种补偿和平衡的关系,在虚拟世界沉浸时,需要反思如何反哺现实世界。   在“元宇宙+教育”的融合发展过程中,“有可能超越二百年前工业时代带给教育的变革”。清华美院社会美育研究所学术委员李骏翼认为,目前25~30岁人群为了更高的就业诉求,可能会成为第一批真正意义上的元宇宙实践者,是元宇宙整个生态里的技术能力担当。   但元宇宙的发展,也需提前考虑其带来的风险或不确定性。新界教育及室联网理论创始人王涛认为,随着人们在虚拟环境的高频长时聚集,元宇宙在商业层面一定会成功,但是VR(虚拟现实)、XR(扩展现实)等设备的长期沉浸,可能会对人体造成伤害。   例如,“脑机接口未来可以作为一种技术应用存在,但还有相当长的路要走。”王涛表示,如果长期强加一个设备在人的头部,是很难成功的。“元宇宙的显像载体不一定是XR,应该是室联网场和屏的概念。元宇宙场景需要有一个显示模式创新,这个显示技术一定是和人的脑袋无关的,在身体之外。”   此外,“在这样一个新的社会到来之前,应该探索这个新社会必须构建的秩序、文明以及人与人的关系,特别是警惕人的异化”。于洪泽说,元宇宙可能遵循“先于游戏、成于教育、终于医疗、直至生态”的发展路径。   张义宝也表示,在元宇宙的世界里,教育不只是赋予,更要激发出人与生俱来的美好天性与潜能。“推动‘元宇宙+教育’融合发展,需要具备古今中外的广阔视野,增加时空维度;元宇宙教育应该是‘虚与实的美好相遇、万物的和谐共生’。”   记者 郑金武   《中国科学报》 (2022-01-06 第3版 综合) [ 责编:涂子怡 ]

版权声明:d780309b84cefe32 发表于 2022-01-06 19:00:43。
转载请注明:元宇宙从教育“撕开口子” | 元宇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