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拟人讲述元宇宙:拓展时空共见(建)想象力

导航 虚拟人讲述元宇宙:拓展时空共见(建)想象力 媒体大脑 2021-12-28 20:50:54
关注 2021新华网思客年会“中国经济的下一程”于12月28日至29日在北京举办。本届年会由新华社、清华大学指导,新华网主办,新华网思客与人文清华共同承办。 新华智云CEO徐常亮数字分身(左);虚拟主播华智云(右) 年会以线上形式举行,倾力打造“云端虚拟会场”呈现人文与科技、虚拟与现实融合的特色云端论坛。会上,新华智云CEO徐常亮的数字分身以拓展时空的元宇宙为主题进行分享。 他提到,元宇宙的中心词是宇宙。未来,元宇宙会越来越聚焦于解决时空相关的矛盾和问题。如,尝试建立数字分身,在数字世界拥有无限的时间;通过数字世界加物理世界融合的方案来解决拓展时空的问题。 越来越成熟的数字世界,也可以让人们把自己的想象世界更高效的构建到数字世界或者数字世界与物理世界的融合体。徐常亮表示,元宇宙作为共见想象力的最佳载体,也会成为我们共同建设想象力的最佳助力,让我们驶向星辰大海。 以下是演讲实录: 大家好,非常荣幸能在思客年会上与大家交流。我是新华智云CEO徐常亮,今天就由我以拓展时空的元宇宙为主题进行分享。 元宇宙命名 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 同类热词的困境 元宇宙是今年当之无愧的热词,也入选了2021十大流行语。然而,在对待元宇宙的态度上,目前出现两极分化的情况。有人认为万物皆可元宇宙;也有人表达出元宇宙代表人类没落这一震撼观点。 究竟什么是元宇宙,至今未有一个准确的定义。这一困境并非唯元宇宙独有。 事实上,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等互联网时代的技术热词,在面向大众之初,都曾面临相同的困境。比如我们回看十多年前,BAT三家对“云计算”的看法。 持支持态度的马云表示,“如果我们不做云计算,将来会死掉。” 而持否定态度的李彦宏则表示,云计算不客气一点讲是新瓶装旧酒,没有新东西。 马化腾则认为,“可能过几百年、一千年后,到阿凡达那种现象确实有可能,现在做云计算还是显得过早。” 我认为,概念和看法无法快速统一的原因,在于互联网时代信息传播快,概念传遍全球会远快于实践的落地。大家对于这些看不见摸不着的技术概念都需要脑补,每个人的理解都有所不同,这也使得新概念很难统一。但随着技术的不断进步及应用的落地,概念和看法又会逐渐趋于统一,并成为投资发力的方向所在。 比如,作为国内云计算领军者的阿里云通过实践来完善和定义云计算概念,百度、腾讯则在阿里之后也向云计算拼命发力。 由此,我们可以总结出以下两点。一方面,今后对概念的实践和落地才是定义概念的最佳方式;另一方面,概念在落地过程中会逐渐聚焦于它的中心词:比如云计算聚焦于“计算”,大数据聚焦于“数据”,人工智能聚焦于“智能”。 元宇宙命名 宇宙才是中心词 那回到元宇宙这个词。元字固然重要,扎克伯格甚至用元(Meta)来命名公司。在元宇宙之前,也已有很多“元”字辈的重要词汇。元所能表达的“超越”、“伴随”、“本源”等等含义也为元宇宙这个词带来很多的想象空间。 但我认为,中心词毫无疑问还是“宇宙”二字。一般来提宇宙,更多理解为包含空间及空间中所有物质的概念,但它实际上还包含时间:上下四方曰宇,往古来今曰宙。英文原义的宇宙Universe同样是指包含时间、空间与空间中的所有。 从这个角度来看,我们可以预期,元宇宙会越来越聚焦于解决时空相关的矛盾和问题。 有限的生命与无尽的时空之间的矛盾 从当前来看,有限的生命与无尽的时空之间,天然存在着矛盾。 随着元宇宙时代的来临,我们可以尝试建立数字分身,在数字世界拥有无限的时间。我相信,这是元宇宙探索的方向之一。另一个方案则是按需要缩短时空的距离或者跨越时空的限制,甚至不受时空的约束:比如不断拓展新的空间、同一时间身处不同的空间、让时光能倒流或者重演等,人们正在不断地探索和尝试中。 拓展时空的尝试 古代园林技术 在古代,没有数字技术,人们试图通过提升交通工具的能力来加速信息传递,但更多的还是通过睹物思情来唤起对远方的想象。这中间就有通过盆景、雕刻等园林技术来满足对现实的模拟与创造。 说到这里,就不得不提钱学森钱老。 钱老曾提出,用“灵境”来代表虚拟现实,也推动过园林学这个用物理空间来模拟和再造现实空间的学科。钱老还把园林按规模量化分级成了覆盖厘米级的盆景,到米级的窗景等六类。其中也包含覆盖公里级别的宫苑园林,最有代表性的公苑园林就是“万园之园”——圆明园。圆明园把乾隆游历过的大部分江南风景,通过打造实景园林“照搬”到了北京,同时还仿建了西方乾隆没去过的建筑,以及建造了只记录在意境中的“桃花源记”武陵春色。 显而易见,实景再造的方式非常耗时耗力,可能只有帝王之家才能通过这样的方式来尝试突破空间限制。清朝也有诗云:“谁道江南风景佳,移天缩地在君怀“。但是,就是这样的大制作,仍然会面临着初一无法看到十五的月亮,黑夜无法看到白天的太阳等时间约束。 电力时代/互联网时代 光速的信息 数字化是100年前的电气化,在电力时代来临的时候,尤其随着电视的普及,传播学奠基人麦克卢汉就已经提出:就我们这颗行星而言,时间差异和空间差异已不复存在。 当时的人们可能还不能完全理解,但当今天移动互联网时代到临,我们已经几乎人手一部手机的时候,我们可以通过视频聊天/直播等手段,深刻体会到时间差异和距离差异不复存在。通过多媒体,通过光速信息,某种意义上把所见所闻得到了实时的同步,并且通过视频的录制回放,还能满足补回错过的时间,而且成本远比真实的用物理手段复制空间来得便宜。但这些内容偏平面的呈现方式,还是无法带来身临其境的感受。 元宇宙 虚拟现实/数字世界 如今,元宇宙提供了新的解决方案,用数字世界来模拟或者重造现实。纯数字世界透过VR眼镜可以带来全沉浸式的体验,也可以通过手柄等带来交互式互动。但若是让人沉迷于纯数字世界,很有可能发展成另一个极端,就是成为缸中脑。因为不断通过技术手段去模拟人的各种感官,那到最后其实也可以直接给大脑反馈它所需要的感官信号,同时给大脑以营养能保持运转。但这样的永生一定不是我们大多数人想看到的。缸中脑的发展路径也是刘慈欣怒批元宇宙的原因。 那是否不应该发展纯数字世界呢?我认为,纯虚拟现实也有它不可替换的好处,比如可以不断复活,不断存档重试。这是物理世界不具备的特性。 一些危险性测试,或者代价极高的实验,就可以通过数字世界完全模拟物理世界来做实验,在反复演练中找到最佳方案。比如今天很多城市建设都在逐步采用数字孪生,那今后的很多交通问题,就可以通过数字孪生的虚拟世界来演绎寻找交通问题的最佳解决方案。 元宇宙 增强现实、混合现实/数字世界+物理世界 元宇宙还可以通过数字世界加物理世界融合的方案来解决拓展时空的问题。 冥冥中,钱老提的两个概念:灵境加园林学,即我们理解的“数字世界”与“物理世界”的融合,为现场再造提供了元宇宙方案。 现在浙江诗路文化带上的数字化展馆建设,就正以“数字”+“物理”的融合,突破了时间与空间的限制,以高效率、低成本的方式“再造”现场,让游客身处其中。钱塘江诗路上的富春山居·数字诗路文化体验馆内,游客可以“泛舟富春江”。巨幅环绕式的风景缓缓流淌,采用大数据匹配吟咏富阳和富春江的诗句,将文字制作成流水的效果。空间配合影像和造景,呈现出“天下佳山水,古今推富春”的山水之美和人文之盛,使游客沉浸其中。 通过数字场景叠加,还可以突破时间限制。在浙东唐诗之路上的诗e柯桥·数字诗路文化体验馆内,展项“唐诗日历”以柯桥12景作为素材基础,匹配相关诗词,并通过短视频自动生产技术结合每天不同的天气、季节、诗歌故事及景点,让游客在千年之后也能在和诗人同样的季节、同样的天气和诗人看到同样的风景,体悟诗人的心情。 元宇宙 虚拟人 在时间和空间上解决问题之外,我们还可以通过制作虚拟人或者数字分身来解决一些问题。 今天我们看到的虚拟人已经有能力去承担一些工作。 人类的代理,作为人在数字世界的一个标识或者替身进行呈现,尽管现在背后还要由人来进行操控。 部分预设工作的处理与执行,我们看到现在的虚拟人就可以进行既定台词的播报与演讲,由它衍生的虚拟客服还能进行常见问题的回答。 这样我们可以在股市几千支股票结束之后,同时为这些股票都生成虚拟人的播报,这是真人所无法进行分身来同时完成的。 可以相信,虚拟人还可以完成替人去体验、去执行更多的工作,甚至某种意义上的数字永生。 元宇宙 想象力、星辰大海 无尽的时空其实也只是人们无尽的想象力的反映,人们希望去不断探索未知来满足对想象力的求证。人们也一直试图通过创造,把自己的想象世界构建到物理世界,让更多的人可以看到和体验。今天越来越成熟的数字世界,也可以让人们把自己的想象世界更高效的构建到数字世界或者数字世界与物理世界的融合体。 《人类简史》的作者赫拉利,在书中提了核心观点:人类自远古时代直到今天创造出光辉灿烂的文明,背后最深层最根本的动力,在于以想象力为驱动的认知革命。 当元宇宙的出现,人们的创造力和想象力会起更大的作用,因为可以通过数字世界的帮助来做更低成本和更高效的表达和尝试。 当今后元宇宙越来越成熟的时候,我们或许可以想见,比如我们要在火星再造一个地球生态,我们就先为火星打造一个数字孪生环境,然后通过想象力的群策群力在数字世界里不断推演,从而找到一个构造生机勃勃的火星的最佳方案,继而再去开发火星,这样就可以用数字共生的方式去迭代发展火星。 当具备这个能力的时候,我们可能也就可以再一起去品味下刘慈欣在获得克拉克想象力服务社会奖感言的最后一段话:但即使在这个时候,宇宙仍是一个大得无法想象的存在,距我们最近的恒星仍然遥不可及。浩瀚的星空永远能够承载我们无穷的想象力。 我想,元宇宙作为共见想象力的最佳载体,也会成为我们共同建设想象力的最佳助力,让我们驶向星辰大海。 新华智云科技有限公司是由新华网和阿里巴巴合资成立的智能科技企业,参与组建国内首个媒体融合国家重点实验室,首提MGC概念,并推出国内首个媒体人工智能平台“媒体大脑”,旨在用人工智能等数字技术为媒体、文旅、会展赛、金融、体育等内容行业赋能,助力相关行业更好地生产优质内容,提升传播红利,被誉为“懂内容的技术公司”。 凭计算之力,求数据洞察。 赋万物为媒,迎智能时代。 微博|@新华智云
查看网友的精彩评论 展开全文 打开腾讯新闻APP 前往腾讯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取消
前往 推荐阅读
{{title}} APP专享{{source}} {{comment_num}}评论
发现更多资讯
新闻
体育
娱乐
财经
军事
本地
历史
NBA
CBA
游戏
汽车
房产
国际
抗疫
足球
星座
视频
更多
反馈 | 
举报中心 Copyright © 1998 - 2021 Tencent.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声明:d780309b84cefe32 发表于 2021-12-29 3:00:58。
转载请注明:虚拟人讲述元宇宙:拓展时空共见(建)想象力 | 元宇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