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宇宙 依然很经济学

2021年以来,元宇宙(Metaverse)作为一个从科幻小说中创造出来的术语,突然火遍了全球。元宇宙到底是什么,技术上如何实现,产业生态等,已有无数的文章、评论等在论述了。我想从经济学的角度来看一下元宇宙更深层的一些东西。 为什么现在互联网界热炒“元宇宙”这个概念,或者说为什么是Facebook率先提出“元宇宙”这个概念,这是有其深刻背景的。近年来,随着网络硬件价格的下降,互联网渗透率快速提升。根据(https://internetworldstats.com/stats.htm)统计,截至2020年底,全球网民接近51亿,互联网渗透率64.7%,在2000-2020年期间,网民数量增长了1312%。可以预期,在未来的一段时间内,互联网用户的增量红利越来越小,如何盘活用户存量,互联网领域与数字经济领域需要新的应用来刺激市场。提高用户的体验感,继续挖掘用户流量红利成为横亘在互联网市场的一道难题。在这个意义上,业界需要一个杀手级应用来刺激市场。 而元宇宙这个概念,集成了当前数字领域的诸多技术,包括VR技术、AR技术、区块链技术、人工智能等,这些技术本身也为这个来自于科幻小说的概念进入到日常应用之中提供了支撑。从技术应用看,近几年前述技术本身虽然已经逐步成熟,但在应用方面却有所欠缺,难以打造良好的发展路径和产业生态。“元宇宙”不是一个单一的事物,而是一个综合的技术创新运营体系,如果元宇宙应用能够广泛推广,也为这些技术找到应用方向,从而会形成技术-应用的良性循环。 从具体产业来看,虽然游戏产业仍处于高速增长通道,但其受到各种因素的影响,其增速势必要进入到一个低增长周期。而“元宇宙”的沉浸式体验,将现实世界与虚拟世界相连接,带来了“玩中赚”(“Play-to-Earn”)等新的游戏模式,为游戏提供了一个前所未有的玩法,能够给游戏产业带来新的用户和增量,从而推动其进入到下一个生命发展周期。而从渊源上看,元宇宙本身与沉浸式游戏等有着直接的联系。这样的话,元宇宙从游戏行业开始,概念火爆,就是应有之义。 从企业来看,Roblox虽然是“元宇宙”第一股,Facebook在元宇宙方面的布局更早,生态更为全面。2021年10月28日,Facebook宣布改名Meta,表明了其全面进入元宇宙的决心。为什么是Facebook?虽然Facebook是全球第一大社交平台,但其核心收入模式仍是广告,尤其是利用大数据进行个性化广告。近年来,这种商业模式受到了各国隐私保护趋严的挑战。VR技术的创始人杰伦·拉尼尔写道,像Facebook这样的公司正掌握着现今最有价值的信息——社会关系图谱(social graph)。这给其带来了巨额利润,但是,当Facebook尝试着靠社会关系图谱来作为其核心利润点时,它已经在创造道德灾难。 事实上,各国政府已开始对Facebook滥用海量个人数据问题进行调查,2020年6月23日,德国联邦最高法院裁定Facebook 滥用数据问题违反了德国竞争法。2021年6月,欧盟委员会联合英国竞争与市场管理局(CMA)对Facebook数据垄断问题进行调查,其理由是Facebook 以扭曲竞争的方式使用数据,特别是使用从广告商那里收集的广告数据,以便在分类广告等Facebook活跃的市场上与广告商们竞争,从而给Facebook带来了不应有的竞争优势。苹果公司也改变了其隐私政策,对Facebook的数据利用等问题带来了不利影响。 因此,对Facebook来说,需要一个新的概念,新的模式来摆脱其所面临的隐私困境。元宇宙这个概念的新颖性,加上Facebook收购虚拟现实公司Oculus、推出VR社交平台Horizon等方面的储备,使Facebook在元宇宙方面走得更急切一些。2021年12月9日,Facebook已正式宣布向美国和加拿大18 岁及以上的任何人开放其虚拟现实世界Horizon Worlds。而之前用户需要收到邀请才能够加入Horizon Worlds。Facebook的元宇宙布局全面落地开花。 另一个问题是,元宇宙为何能够受到用户的欢迎呢?元宇宙构建了一个与现实世界既有联系也有不同的虚拟世界。这个世界解决了纯虚拟世界所带来的人性扭曲问题。杰伦·拉尼尔在《你不是个玩意儿:这些被互联网奴役的人们》中写道,互联网的发展,将使人类成为非人类(nonpersons),并产生“网络极权主义者”(cybernetic totalist),或者“数字极权主义者”。由于网络世界的纯虚拟性,“打了就跑型假身份”(drive-by anonymity)产生了大量网络暴力,并在现代网络恐怖的扩散中起到了独特的作用。元宇宙将现实世界与虚拟世界联系起来,而利用区块链等技术又实现了分散化治理等问题,对满足消费者的需求具有重要意义。 元宇宙的核心是满足人的精神需求。当前,物质生产自动化水平的极大提升,一方面使人的物质需求获得了极大的满足,另一方面如何满足人的精神需求、如何形成更完善的社交关系等问题就成了社会的主题。 1995年,吉登斯出版《丰裕、贫困和后匮乏社会思想》,提出了旨在超越贫穷的“后匮乏社会”设想;在后匮乏经济时代,工业生产力已经发展到足以满足人类的需求,日常生活中物质必需品绝不缺乏,精神需求的满足就成为重中之重。 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认为人类价值体系存在两类不同的需要,一类是沿生物谱系上升方向逐渐变弱的本能或冲动,称为低级需要和生理需要。一类是随生物进化而逐渐显现的潜能或需要,称为高级需要。高级需要在很大程度上是心理化的,与无形消费具有直接的关系。马斯洛还提出,在人自我实现的创造性过程中,产生出一种所谓的“巅峰体验”的情感。但是,在现实生活中,情感满足、自我实现等都受到了局限,而元宇宙提供了这样一个新的空间,从而为人实现自己的高级需要提供了基础。 从生产来看,元宇宙改变了现实社会的生产—消费二分法,从而将“产消合一者”(Prosumer)的概念落到网络空间之中。早在1980年,美国未来学家阿尔文·托夫勒,就在他的著作《第三次浪潮》中预言,生产者和消费者的界限将会逐渐模糊,二者将融合为一体,并在2006年出版的《财富的革命》一书中,提出了“产消合一经济”的概念(Prosuming Economy)。在元宇宙这个特定空间中,很多消费者可以产消合一,将消费过程生产化。这与元宇宙的去中心化治理机制有很大的关系。在Axie Infinity等具有元宇宙概念游戏中,玩家或可以根据其游戏的时长来获取相应的通证,或可以通过打怪升级来获得独有的装备NFT(非同质化代币)。一些区块链平台也推出了相应的去中心化游戏,使玩家能够实现玩中赚。这种模式产生了现在非常火爆的GameFi(可直译为游戏金融),因为游戏玩家赚取的NFT具有唯一性和不可分割性,从而有利于交易与转让,甚至作为投资品而存在,也产生了Astra Guild、Meta Gaming Guild等相关机构。在Decentraland、The Sandbox等平台,玩家可以通过虚拟土地开发等方式,获得相应的收益。这样,很多玩家更乐意在平台上进行游戏。 从未来发展来看,元宇宙的应用远远不止游戏,包括工作、生活、社交等,可能都会通过元宇宙来实现,这些将决定元宇宙对人们的生活影响越来越大。当然,也应该看到,元宇宙发展过程中,也存在着大量的金融投机、技术瓶颈、投入产出不对等等问题,我们将在本系列中进一步进行讲解。 总之,从经济学的角度来看,元宇宙的产生到火爆,其背后的逻辑主线非常清晰。作为一名经济学者,总是认为经济学会使我们对这个世界认识更为清醒。这使我想起了20世纪最伟大的经济学家之一的凯恩斯,在其《通论》里写的一段话:经济学家与政治哲学家的思想,无论对与错,都比我们通常所理解的要大得多。的确,世界掌握在少数人的手中。那些深信自己不受任何空谈家影响的务实主义者,却俯首成为一些已故经济学家思想的奴隶。

版权声明:d780309b84cefe32 发表于 2021-12-28 19:00:37。
转载请注明:元宇宙 依然很经济学 | 元宇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