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批元宇宙炒房人,被套了? 2021年下半年,“元宇宙”一词迅速蹿红,就在很多人还没搞懂这是什么东西的时候,一些元宇宙平台上的虚拟房产、虚拟土地项目受到追捧,国外甚至出现了几十万乃至数百万美元的交易,价格直逼中国一线城市房价。 在国内,上市公司天下秀开发的元宇宙APP“虹宇宙”虽然还在内测阶段,但一些用户已经开始在第三方平台叫卖平台内的虚拟房产,12月中旬,顶级房产项目在闲鱼上的转让价一度超过10万元。 近日闲鱼已经屏蔽了“元宇宙”“虹宇宙”等关键词,该平台几乎检索不到虚拟房产的交易。一些QQ群上,转售虹宇宙房产的用户依旧较多,但价格较之前大幅缩水,顶级房产价格也不过万元。 中国移动通信联合会元宇宙产业委员会执行主任于佳宁介绍,正因为受到地段等因素的影响,不同的虚拟地产,其售价就会有差异。元宇宙的应用还处在极早期,包括数字地产在内的数字资产都存在极大风险,不适合个人盲目投资。

第一批元宇宙炒房人,被套了?2021年下半年,“元宇宙”一词迅速蹿红,就在很多人还没搞懂这是什么东西的时候,一些元宇宙平台上的虚拟房产、虚拟土地项目受到追捧,国外甚至出现了几十万乃至数百万美元的交易,价格直逼中国一线城市房价。在国内,上市公司天下秀开发的元宇宙APP“虹宇宙”虽然还在内测阶段,但一些用户已经开始在第三方平台叫卖平台内的虚拟房产,12月中旬,顶级房产项目在闲鱼上的转让价一度超过10万元。近日闲鱼已经屏蔽了“元宇宙”“虹宇宙”等关键词,该平台几乎检索不到虚拟房产的交易。一些QQ群上,转售虹宇宙房产的用户依旧较多,但价格较之前大幅缩水,顶级房产价格也不过万元。中国移动通信联合会元宇宙产业委员会执行主任于佳宁介绍,正因为受到地段等因素的影响,不同的虚拟地产,其售价就会有差异。元宇宙的应用还处在极早期,包括数字地产在内的数字资产都存在极大风险,不适合个人盲目投资。 【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