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币“挖矿”巨头华铁应急倒在黎明前,董事长一手遮天或藏巨雷

比特币“挖矿”巨头华铁应急倒在黎明前,董事长一手遮天或藏巨雷

  作者 | T型骨

  来源 | 立场财经(ID:lccaijing)

  截至2021年1月3日晚,比特币价格站上34000美元/枚,而2020年初比特币价格约为5000美元/枚,也就是说不到十个月时间,比特币涨幅接近6倍。这个涨幅可以排进2020年度A股涨幅榜前十名。

  ▲比特币价格走势(美元/枚)

比特币“挖矿”巨头华铁应急倒在黎明前,董事长一手遮天或藏巨雷

  资料来源:英为财情网站

  桥水基金创始人达里奥于今年12月初表示,“比特币已成为类似黄金的资产替代品”。

  小编曾写过一篇文章,于2018年4月发表在期刊上,小编的论点是:比特币不是郁金香泡沫。

  华铁应急(603300.SH)曾是A股最大的比特币挖矿巨头。其曾于2018年上半年采购数万台比特币“矿机”,随着2018年比特币价格持续回落,比特币“矿机”出现供过于求现象,价格也大幅下行,华铁应急于2019年初对比特币“矿机”相关资产大幅计提资产减值损失,并转让。

  华铁应急投资的比特币“矿机”项目,不仅是投资失败那么简单,实际上因为投资比特币“矿机”项目,华铁应急被爆出多项违规行为,并遭到证监会浙江监管局和上交所的通报批评。

  这家敢于下注比特币“矿机”的上市公司,是一家什么样的公司?

  一、华铁应急国内设备租赁龙头

  华铁应急于2015年5月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主板上市,公司为国内设备租赁龙头企业。

  公司主营业务为提供建筑支护设备、建筑维修维护设备及工程机械等运维设备服务,主要产品包括建筑支护设备、高空作业平台及地下维修维护设备等,广泛应用于地铁等轨道交通施工的支撑和保护、城市改造项目、建筑内外装修维护、城市道路建设及维护、绿化园林维护、设备安装及检修、物流仓储及影视场景搭建等。

  公司公告显示,截至2018年末,华铁应急拥有的支护设备规模在中国基建物资租赁承包协会的会员中处于首位,钢支撑支护设备的拥有量居全国第一。公司所在地铁支撑领域技术与规模市场第一,同时为地下维修维护工程微创施工技术最为领先企业,并已进入高空作业平台租赁服务第一梯队。

  公司整体业务流程分为:物资采购、资产管理、方案设计、设备出租及安装、售后服务。

  其中,物资采购环节,公司通过集中采购模式,获取设备采购最优价格等商务条件;采购完成后,所有租赁产品统一调配管理,结合大数据、物联网等信息技术,实现资产全生命周期管理;方案设计环节,根据单体项目情况设计最佳实施方案;售后服务环节,在线上线下服务网络的基础上,公司利用领先的技术优势提供专业化服务。

  ▲华铁应急的整体业务流程

比特币“挖矿”巨头华铁应急倒在黎明前,董事长一手遮天或藏巨雷

  资料来源:公司年报

  二、盈利不稳定

  华铁应急的主营业务表现不尽如人意,2015-2018年公司扣非归母净利润同比增速都是负的,其中2018年公司扣非归母净利润为亏损4600万元,可见2015-2018年期间,公司经营层面是持续恶化的。

  其中,华铁应急2017年扣非归母净利润减少主要系应收款项规模扩大坏账损失增加,子公司华铁设备亏损;2018年扣非归母净利润由正转负主要系公司计提固定资产减值准备1.4亿元。

  由于经营恶化,华铁应急于2018年变更财务会计政策,导致虚增盈利。华铁应急从2018年4月份开始变更了钢支撑、雷贝等建筑安全支护设备的折旧政策,钢支撑、雷贝的残值率从5%变更到20%,折旧年限从5-15年变更到5-20年。变更折旧政策导致公司2018年折旧减少了3923万元。

  2019年公司扣非归母净利润大幅增长主要系2019年设备租赁价格较去年同期有所上升,促使租赁收入及利润较上年较大增长,且并表多家子公司。

  ▲2015-2020Q3华铁应急

  扣非归母净利润及增速

比特币“挖矿”巨头华铁应急倒在黎明前,董事长一手遮天或藏巨雷

  数据来源:WIND

  在公司盈利情况不理想的情况下,加杠杆是不可避免的。

  三、上市公司和大股东都存在较高的财务杠杆,流动性风险高企

  2017、2018年华铁应急的资产负债率分别为38.3%、33.9%,单从资产负债率看,投资者会感觉华铁应急负债水平还是比较安全的。但是从2017-2019年各年度的有息负债规模、营业总收入规模看:

  华铁应急的财务杠杆显著偏高。

  截至2020年三季度末,华铁应急短期有息负债为14.12亿元,而公司账上的货币资金仅为3.48亿元,显然华铁应急面临一定的流动性风险

比特币“挖矿”巨头华铁应急倒在黎明前,董事长一手遮天或藏巨雷

  数据来源:WIND

  即便华铁应急存在一定的流动性风险,公司仍坚持大举投资,2019年财报显示,公司长期股权投资异常增长。

  2019年末华铁应急的长期股权投资余额达7.03亿元,而2018年末公司的长期股权投资余额仅5616万元。

  没钱还乱花钱,这就有点不同寻常了。

  华铁应急于2019年开展多次并购。公司于2019年7月完成现金收购并增资浙江吉通地空建筑科技有限公司(简称“浙江吉通”)51%股权,交易金额为1.91亿元,浙江吉通建筑主要从事工程施工和设备租赁;公司于2019年12月完成现金收购并增资浙江恒铝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简称“浙江恒铝”)51%股权,交易金额为1.97亿元,浙江恒铝主要从事铝合金模板生产、预拼装。

  不仅是上市公司高财务杠杆,大股东也在加杠杆,大股东高股权质押率。

  根据华铁应急的公告披露,目前公司实控人胡丹锋未解押股权质押数量为9345万股,占其持股的77.65%;大股东应大成未解押股权质押数量为2793万股,占其持股的97.56%。

  可以发现大股东股权质押率还是挺高的。

比特币“挖矿”巨头华铁应急倒在黎明前,董事长一手遮天或藏巨雷

  资料来源:WIND

  由于2018年华铁应急股价持续下跌,且其大股东高股权质押率,质押股份存在较高的平仓风险,于是地方政府出面纾困。

  四、地方政府曾出面为华铁应急纾困,如今纾困结束

  华铁应技是杭州市政府纾困的企业,杭州市金融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简称“金投集团”)于2018年11月根据杭州市政府安排进行杭州上市公司纾困工作,华铁科技被杭州市政府列入上市公司纾困名单。

  金投集团全资子公司杭州市财开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简称“财开集团”)于2019年2月26日至3月11日期间通过二级市场增持华铁应急2430万股,占华铁应急总股本的5%;财开集团于2019年3月18日-4月11日期间通过二级市场增持华铁应急2423万股,占华铁应急总股本的5%;截至2019年6月30日,财开集团合计持股占华铁应急总股本的15.48%。

  华铁应急三季报显示,财开集团减持2474万股,说明财开集团已经准备结束纾困式持股。

  ▲2019.6--2020.9财开集团持有华铁应急股份情况

比特币“挖矿”巨头华铁应急倒在黎明前,董事长一手遮天或藏巨雷

  数据来源:WIND

  财开集团正忙着退出,一方面是纾困式稳股价的结束,另一方面是华铁应急的投资价值难以确定,公司内部控制存在问题。

  五、比特币“矿机”项目揭示华铁应急,内部控制存在重大缺陷

  2018年3月,华铁应急设立全资子公司新疆华铁恒安建筑安全科技有限公司(简称“华铁恒安”),华铁恒安在连续12个月内采购比特币“矿机”及配件累计金额达1.78亿元,但公司未及时披露。

  2018年5月,华铁恒安与浙江亿邦通信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亿邦科技”)签订采购合同,约定华铁恒安向亿邦科技采购8万台云计算服务器,合同总金额为4.032亿元。然而,华铁恒安实际收到云计算服务器2.4万台,供需双方对5.6万台云计算服务器的归属发生分歧,涉及合同金额达2.822亿元。

  根据华铁应急公告显示,公司向华铁恒安提供资金近3个亿,提供资金的时间是2018年4月至11月,而华铁应急恰巧于2018年3月完成了定向增发,募资净额为3.64亿元。可以发现,公司提供给华铁恒安的资金与公司定增募集资金净额非常接近

比特币“挖矿”巨头华铁应急倒在黎明前,董事长一手遮天或藏巨雷

  资料来源:公司公告

比特币“挖矿”巨头华铁应急倒在黎明前,董事长一手遮天或藏巨雷

  资料来源:WIND

斗球直播:比特币挖矿约12个月才回本

如果你近期投资了比特币,那么心情肯定也像坐过山车一样,毕竟涨上去的快,跌下来也快。元旦之后,比特币价格在1月7日首次突破4万美元大关,其价格在不到一月内翻了一番。但随后开始回调,1月11日一度跌至30411.6美元(较最高点下跌逾27%

  同时公司在2018年年报中,仅以“云计算服务器”指代比特币“矿机”,似乎是有意隐瞒投资项目真实情况,未向中小股东揭示投资风险。

  2018年初比特币价格为1.7万美元/枚,2018年末比特币价格达0.4万美元/枚,2018年全年比特币价格都处于下跌趋势中,全年跌幅达76%。伴随着比特币价格回落,比特币“矿机”等资产价格也显著回落。

  因此,公司于2019年4月对华铁恒安计提资产减值准备1.43亿元,并以净资产为定价基础,将华铁恒安以1228万元对价转让给陈万龙。

  在被交易所问询后,华铁应急才披露了“云计算服务器”的实情。

  2020年6月10日,上海证券交易所发布了针对华铁应急及有关责任人的纪律处分决定书。

  公司存在如下违规操作:

  公司重大交易事项披露不及时,风险提示不充分(主要指华铁恒安开展比特币“矿机”业务);公司计提大额固定资产减值准备的信息披露不及时(华铁恒安的资产减值事项);公司与投资项目相关的内部控制存在重大缺陷(华铁恒安开展比特币“矿机”业务相关细节);公司设立募集资金专户未经董事会决议,相关信息披露前后不一致。

  华铁应急不仅内部控制存在问题,公司还有不少异常举动。

  六、华铁租赁出表,不合常理

  2015年7月,华铁应急设立全资子公司浙江华铁融资租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铁租赁”),布局融资租赁业务。华铁应急主要从事经营租赁,而华铁租赁主要从事融资租赁。

  经营租赁的收入主要为租赁收入,其营业成本主要为固定资产折旧和人工费用,经营租赁的利润来源是租赁商的运营管理能力。

  融资租赁本质是金融类企业,为下游企业提供了一种融资工具,融资租赁的利润来源是“息差”。

  目前国内融资租赁业务的主要形式为售后回租,华铁租赁的主要经营模式也是售后回租。售后回租是指设备所有人将设备出售给出租人(比如华铁租赁)获得价款后,再以承租人的身份从出租人处租回设备以供使用,在租赁期届满后支付残值重新获得设备所有权。

  售后回租主要帮助企业解决流动性紧张问题,帮助企业盘活现有资产。

  ▲华铁租赁售后回租模式

比特币“挖矿”巨头华铁应急倒在黎明前,董事长一手遮天或藏巨雷

  此后,华铁租赁开始增资引入投资者,为便于统一管理及保持对华铁租赁的控制权,华铁应急要求参与本次增资的投资者同意不可撤销授权公司统一行使其在华铁租赁股东会中的表决权,且不参与华铁租赁的经营管理及董事、高管选任。

  地

  因此,虽然华铁应急只持有华铁租赁20%股权,但是控制其100%表决权,所以华铁租赁一直是公司并表子公司。

  2019年7月19日,华铁应急发布重大资产重组公告称,公司与子公司华铁租赁的其他股东签署协议,由华铁租赁全体股东根据其各自对华铁租赁的出资比例分别行使在华铁租赁股东会中的表决权,华铁应急则由全权代理华铁租赁所有股东表决权,变为持有表决权比例的20%。

  原先华铁应急拥有华铁租赁全部表决权,华铁租赁可以并表,当华铁应急放弃代理表决权后,华铁租赁将不再并表。

  而华铁租赁近年来的盈利情况较好,2016至2018年,净利润分别为8041万元、1.58亿元、2.03亿元。根据华铁应急的公告显示,以2018年为例,假设华铁租赁未纳入公司合并报表范围,公司总资产、总负债、营收及净利润将分别下降48.21%、20.35%、31.19%和122.39%。

  华铁应急放弃盈利资产并表的动机是什么?

  2019年4月30日,上交所给华铁应急发了问询函,问询函要求华铁应急详尽的披露华铁租赁的主要产品及经营方式、开展融资租赁业务的资金来源、对应的财务费用、融资租赁业务前十大客户,其与华铁租赁及控股股东是否存在关联关系等问题。

  可见,年报问询函是华铁租赁出表的起因。

  根据上交所问询内容,华铁应急在2019年7月19日发布的问询回复中,详尽地披露了其与华铁租赁的业务往来,其中涉及华铁应急对华铁租赁的办公用地租借以及从华铁租赁借款。

  从回复函披露情况来看,2016年、2017年、2018年和2019年上半年,华铁租赁期末出借资金给上市公司的余额分别为4.23亿元、1.72亿元、6200万元和3.5亿元;当期计提利息金额分别为664万元,2136万元,256万元和483万元;华铁租赁出借资金给上市公司按实际使用资金金额及天数参照同期一年期贷款基准利率(4.35%)收取利息。

  而华铁租赁对一般行业的内含利息率最高达26.77%,最低也不低于6.83%。显然,华铁应急在割华铁租赁的羊毛。

  通过华铁租赁出借大额资金给华铁应急,可以发现上市公司存在流动性问题

  如前文所述,华铁应急存在流动性风险,则公司需要不断融资“回血”,而想要融资,公司的业绩不能太差,否则定增没人敢参与。

  的

  所以华铁应急是有动力去粉饰业绩的,这也导致华铁应急业务层面存在诸多疑点。

  七、公司业务层面存在诸多疑点

  1)与部分客户发生资金双向流动,业务真实性存疑

  根据华铁应急公告显示,公司部分商业保理客户与融资租赁客户相重合。

  例如,合肥科铭建筑技术有限公司出现在公司2018年商业保理业务前十大客户中,同时出现在公司2018年主要融资租赁客户中;浙江九恒建筑安全技术股份有限公司出现在公司2018年商业保理业务前十大客户中,同时出现在公司2017年主要融资租赁客户中;杭州杭拓设备租赁有限公司出现在公司2018年商业保理业务前十大客户中,同时出现在公司2016年主要融资租赁客户中。

  融资租赁业务是客户向公司支付资金,而商业保理业务是以受让应收账款的方式提供贸易融资,是公司向客户提供资金,当客户同时是融资租赁业务客户和商业保理业务客户时,就会产生资金双向流动。

  当产生资金双向流动时,那么业务的真实性就要打个问号了。即使业务是真实的,客户的资金链安全性也要打个问号。

  华铁应急还曾于2019年,先后收购浙江吉通、浙江恒铝部分股权,收购客户股权,收购前期公司与客户之间是否存在某种利益安排?

比特币“挖矿”巨头华铁应急倒在黎明前,董事长一手遮天或藏巨雷
比特币“挖矿”巨头华铁应急倒在黎明前,董事长一手遮天或藏巨雷

  2)公司商业保理业务是亏损的

  华铁应急的子公司华铁保理开展商业保理业务,2015-2018年华铁保理实现净利润分别为23万元、968万元、-151万元、-2162万元。

  公司商业保理业务总体是亏损的,这与前文提及的,公司与部分客户发生资金双向流动是否存在某种联系?

  3)公司与浙江力拓疑存在关联关系

  天眼查网站显示,张晔是浙江力拓建筑机械租赁有限公司(简称“浙江力拓”)和天津华铁融资租赁有限公司(简称“天津租赁”)的法定代表人。而天津租赁成立于2016年5月,是华铁租赁的全资子公司。

比特币“挖矿”巨头华铁应急倒在黎明前,董事长一手遮天或藏巨雷

  资料来源:天眼查网站

  截至2018年末,浙江力拓是华铁租赁的长期应收款前十大客户,但公司公告称浙江力拓不是关联方。浙江力拓和天津租赁的法人是同一个人,天津租赁是公司子公司,则公司与浙江力拓疑存在关联关系

  其实从隐瞒比特币“矿机”项目实际情况,就可以看出,华铁应急公告的真实性让人不放心。

比特币“挖矿”巨头华铁应急倒在黎明前,董事长一手遮天或藏巨雷

  八、高管离职,减持套现

  同花顺资料显示,胡丹锋是应大成的小舅子,胡丹锋一直担任华铁应急董事长、总经理,应大成长期担任华铁应急董事、副总经理。

  2019年1月12日,应大成辞去公司董事、常务副总经理、薪酬与考核委员会主任等职务。

  2019年7月3日,华铁应急发布公告称,公司实际控制人胡丹锋及其一致行动人应大成解除一致行动关系,公司的实际控制人由胡丹锋及其一致行动人应大成变更为胡丹锋。

  根据同花顺网站数据,2019年至今,应大成累计减持套现6396万元,持股比例从2018年末的5.67%下降至2020年三季末的3.17%。

  随着公司原核心高管应大成不断减持,不知华铁应急是否暗藏“大雷”。

  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

  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