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宇宙经济不会逃脱经济学基本原理

魏 翔,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社科院大学 研究员、教授、博导 原文出处:腾讯新闻.原子智库独家文章 https://view.inews.qq.com/a/20211214A02BU700 地球和虚拟世界之间的竞争已经兴起,对许多人来说,地球是次要的选择。 一、弱冠成年的元宇宙 22年前的1999年,一个叫做诺拉斯(Norrath)的新公国在美国加州成立,公国拥有6万国民,其中常住人口1.2万人。诺拉斯建立了独立的经济系统和社会规则,立国不到三年,已将经济打理得有声有色。这里当年的名义时薪是每小时3.42美元,人均GDP已介于俄罗斯和保加利亚之间;在外汇市场上,1美元兑93诺拉斯元的汇率要高于日元和里拉(Castronova,2011)。尽管这里的收入不平等程度很高,但人口正在迅速增长,每天都有数百名来自世界各地的移民加入。 实际上,诺拉斯公国是由存在于圣地亚哥的40台服务器构建的虚拟世界。也就是说,元宇宙至少已经出生了22年,时至今日,这个才被命名的孩子其实已到了大学毕业的年龄―他也许缺少个名字,但早已不缺少内涵。 元宇宙的基本内涵已经成熟,即对人类社会和经济社会进行镜像与衍生。科学家认为,正如现代物理学的两条大道:向外是研究宏观物理的广义相对论;向内是研究微观物理的量子力学,与之类似,未来人类社会的发展也是对外、对内两个方向,一是向外太空探索,如马斯克的火星计划,二是向脑世界探索,如扎克伯格的元宇宙。对于后者,经济学家已经注意到,人们在虚拟世界中的工作时间有超过他们在现实世界中带薪工作时间的趋势,比如,在诺拉斯公国中谋生的人。并且,虚拟世界中已经出现实际的经济行为,例如,诺拉斯元和美元的汇率完全由虚拟资产和现实资产的相对价格确定。 元宇宙脱胎于沉浸式电子游戏,并逐渐向这个现实的休闲经济领域蔓延。如果说传统的休闲经济被娱乐、阅读、旅游、度假和运动所统治,那么元宇宙的孕育和成长则将彻底解构原有的人类休闲经济体系。这种解构将使实体经济或生产经济逐渐融入到休闲经济中,人类社会在未来很可能不复存在传统经济学家所定义的消费者或生产者,而是成为沉浸在休闲经济中的“产消者”―人们既是休闲活动的消费者,同时也是休闲活动的生产者。元宇宙的威力正在于越来越多的人将镜像虚拟世界做为精神财富和物质财富的发源地和栖息地(Castronova,2011)。 二、元宇宙经济的三步阶梯 元宇宙(Metaverse)是增强现实、生活日志、镜像世界和虚拟世界等服务的统称(Jeon,2021)。由此可见,这次腾空出世的元宇宙概念和之前互联网领域任何的“新概念”均不相同,它不是新造的概念,它早已长大成人,在硬件上已具备良好基础,在软件上已具备运用场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这个“东风”就是超级系统集成平台。也就是说,元宇宙的生产条件和消费条件是现成的,只是需要一个平台来整合供需并进一步指引研发。因此,脸书(Metaverse)、推特(Twitter)、谷歌(Google)、Apple(苹果)和Secondlife成为元宇宙的热点入局者。而国内的中国电信业已宣布入局,之前腾讯也宣布加仓元宇宙。这些企业的共同特点都是超级平台集成商。 最新研究标明,元宇宙的扩散效应和模仿效应大于其创新效应(Jeon,2021)。例如,谷歌地图基于网络外部性可增大元宇宙的扩散效应,而推特的个体互动性可增强元宇宙的模仿效应。纵观元宇宙经济的现状和未来,它势将通过三步走迈向成熟: 第一是镜像阶梯。元宇宙并不是要创造一个新世界,相反,它仅仅是通过复制旧世界从而映射出一个新社会。用户根据在现实世界中的身份在元宇宙中获取平台识别,建立自己的“虚拟人”身份。在这里,虚拟人不是完全虚拟的人,而是通过区块链技术和镜像技术获得现实人的身份、意识和感知,凭借以上信息,代替现实人在虚拟世界完成新的任务或活动。例如基于以太坊区块链的去中心化建立的“The Sandbox”虚拟世界提供元宇宙土地所有权,购买到该土地后可以在上面创作 3D 像素化资产,通过拍卖或经营(如进行新品发布)赚取收入,并和美元实现兑换(如图1)。知名歌手林俊杰就买了三块类似的虚拟土地,花了大约12.3万美元(约合人民币78.4万元)。 图1:The Sandbox镜像世界的虚拟土地 资源来源: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718366883165975807&wfr=spider&for=pc 二第是超距阶梯。站上这一层阶梯涉及到远程控制科技和模拟仿真科技,即通过远程传感建立现实社会和镜像社会的超距互通。例如,Metaverse公司开发的触感手套,可以为佩戴者上隔空传递真实的触感,还能产生纹理感和振动感以操控虚拟物品,并可以跟超距外的人家隔空体验真实的肢体接触(见图2)。正如网友所调侃,以前只能隔着网线骂人,现在终于可以隔着网线打人了。更为超距的是,Metaverse公司正在将这种手套扩展为全身的皮肤,研发“敏感皮肤”(sensitive skin)产品,从而解决超距感知问题。 图2:Metaverse的超距操控手套 第三是反控阶梯。镜像性和超距性是现有技术就能实现或通过现有技术的深化可以实现的特性,反控性则代表了元宇宙的未来社会特性。通过“脑机接口”这类技术,元宇宙中的虚拟人在未来可以读取现实人的记忆或思维,实现虚拟世界对现实世界的反控制。例如,2021年12月7日马斯克的Neuralink公司宣布其脑机接口预计将在2022 年之前植入人体,把大脑的数据读出来,把外部世界的数据送进去。之前他们成功地让猴子通过意念实现了打乒乓球的游戏,引起巨大轰动(见图4)。 当然,这就涉及到当前一个热门议题,即“为元宇宙立法”的时候快到了! 图3 Neuralink公司的脑机接口项目 图4 Neuralink公司的猴子意念致动项目 资料来源:www.toutiao.com/i7038963379456754207/ 三、元宇宙的未来经济构建 20多年前就有经济学家预言了元宇宙市场将统治现实世界(Shapiro and Varian,1998)。元宇宙中的个体可以轻易跨越国境进行消费和生产,并且是产-消合一的代表性当事人,这种设定无限逼近经济学对个体的理想设定,因此,未来元宇宙经济会更趋理性和完美性,但同时,它又会重构现实社会的规则,使生产经济和休闲经济融合成整个经济学版图。具体地,元宇宙的未来经济会呈现出以下三大社会规则特征(Lee. Et al.,2011): 一是娱乐性。未来的生产靠娱乐性来导入和激励,要有娱乐性,就必须具有挑战性。为了具有挑战性,在元宇宙中应创造出更多有价值的虚拟资产,如区块链标注后的独一无二的数字艺术品,而且这些资产具有价格递减趋势,即获得这些资产的数量越多,这些资产的价格就会越低。 二是公平性。元宇宙可以使付出同等努力并承担同等风险的虚拟人获得同等的收益。这种公平是机会的平等和过程的平等,但并不保证结果的公平。实际上,正如诺斯啦公国的例子,元宇宙经济中,结果上的不平等可能会更大。 三是理性。元宇宙的奖励体系会奖励那些不盲目冒险的行为,因为从事低风险的生产活动更具悠闲性和收益性。这能保证在虚拟世界中不会出现无成本的违规冒险行为,从而毁灭整个元宇宙。 从经济学的基本构建来看,元宇宙经济和现实经济都会有着较大的区别,但不会逃脱经济学基本原来,因为虚拟人是对现实人的镜像。展望这些差异有助于我们理解未来的投资趋向(比如为什么“木头姐”,Catherine Wood一定要选择颠覆性意义的公司)。为此,元宇宙未来经济的建构特性可简述如下。 1、元宇宙的交易市场: 元宇宙的交易市场参与者是实体世界和虚拟世界,元宇宙商品通常有现实生活中的镜像对应物。基于虚拟数据追踪和确权技术,元宇宙的交易产权更清晰:程序能自动记录和记忆物品的产权属性。未来的交易标的的稀缺性可以被完美定义,比如区块链技术可以标注物品的归属痕迹,并保持可置信,从而真实反映物品的稀缺性(Shapiro and Varian,1998)。元宇宙中的虚拟资产(尤其是商业场所如会展大厅、商店)有反向侵入实体世界的趋势,这些虚拟资产可以在Ebay上拍卖出售(Kolbert,2001)。 2、元宇宙的消费者: 元宇宙中的消费市场中大量充斥虚拟人(Avator,化身):元宇宙将鼓励实体公司在世界上建立虚拟3D商店,人们可以去那里为自己的虚拟人买一顶帽子,然后为自己买一顶一模一样的。(Elizabeth,2001)。现实人被镜像为虚拟人(Avator),虚拟人通过和主人不断进行语言交互和触摸交互,然后利用AI技术进行自主学习从而模仿主人的语音语调、体温表情、个性特征、知识体系和行为特征,最终实现和主人的无限接近。虚拟人代替主人在元宇宙的消费市场进行效用最优化选择。 上述过程带来了元宇宙未来经济中消费方式的变迁(Castronova,2011):典型的用户会投入数百个小时(在某些情况下甚至是数百美元)在虚拟世界开发角色并进行消费。这些普通人似乎对普通的网络商务感到厌倦和沮丧,他们积极热情地参与基于虚拟形象的在线市场。很少有人愿意在网上为自己的汽车购买轮胎,但成千上万的人愿意在网上为自己的虚拟形象购买鞋子(Jeon,2021)。于是,通过将实体店在元宇宙中建立3D全息镜像店,就可以实现针对任何客户在任何时点的超距“成瘾性”销售。 3、元宇宙的劳动力市场 对于虚拟游戏,我们可以通过回归虚拟人的装备和虚拟币账户价值,并根据角色活跃的小时数估算出名义工资率。从目前对虚拟游戏的评估来看,虚拟角色获得了大量的消费者剩余,其工资收入可以维持他在地球上的生存。这是因为虚拟人的工作时间大大超过现实世界的劳动法规限制,比如,很多虚拟角色的工作时间在每周80个小时以上―主人休息、工作时,虚拟人依然可以保持工作(Castronova,2011)。这种劳动力市场特征在元宇宙经济中会被逐渐强化。 4、元宇宙的国际贸易 和现实世界的关税壁垒和贸易限制不同,元宇宙可以使用Token(代币)立即为贸易提供大量跨境自由流动。例如,在虚拟世界中,身处美国的A和身处瑞典的B可以实时交易房产,并在虚拟税务所中交税,将收益转入Token账户,然后收款方在自己的国境内按tocken和美元的汇率提取真实的美元即可。最好的世界是一个机会稀缺但完全平等的世界,元宇宙带来的要素完全自由流动有很大机会实现这个“美丽新世界”! 5、元宇宙的通货膨胀 和现实世界相反,元宇宙通常会面临通货紧缩,例如,诺瑞斯虚拟世界的CPI从2000年第4季度的100下降到2001年第3季度的71,一年内通货紧缩了29%(Castronova,2011)。这主要是因为在元宇宙中商品扩产的边际成本远低于现实世界,导致商品价格可能递增式下降。 6、元宇宙的贫困和不平等 令人吃惊的是,虚拟世界中的阶层之间存在着严重的不平等―这不仅由主人的镜像差异造成的。比如在诺拉斯公国中,将贫困率定义为财富低于其财富均值50%的虚拟角色的百分比。根据这一标准,贫困率是68%(Castronova,2011)。在元宇宙经济中,创新的边际成本更低、交易的菜单成本更低,加上过程的公平性和透明性更高,因此财富积累的结果差异无疑会被扩大。鉴于网络经济学中的“双边垄断效应”,元宇宙商业垄断现实商业似乎是迟早的事―如果元宇宙宪法和商业法还没有出台的话。 总而言之,元宇宙是现实人在非工作时间之外的休闲时间中从事的活动,是典型的“休闲经济”,但是,元宇宙的发展势必模糊休闲和工作的界限,颠覆工作的统治权。未来,人们将在虚拟办公室里“上班”,与虚拟的同事面对面开会;相隔数千英里的家庭每天晚上都会相聚几个小时,把他们的虚拟形象聚集在厨房的桌子旁,互相聊天(Lee et al.,2021)。开车去商店的日子可能也会结束了:地球上的道路常会空无一人,因为每个人都将骑着紫色的飞马穿越蔚蓝的天空,来到天空中闪闪发光的“元宇宙盒马生鲜店”下单。 参考文献: Castronova.,E.(2011) “Virtual Worlds: A First-Hand Account of Market and Society on the Cyberian Frontier”, The Gruter Institute Working Papers on Law, Economics, and Evolutionary Biology, 2(1). Jeon, J.-E. (2021). The Effects of User Experience-Based Design Innovativeness on User-Metaverse Platform Channel Relationships in South Korea. Journal of Distribution Science, 19(11), 81�C90. https://doi.org/10.15722/JDS.19.11.202111.81. Elizabeth.,E. (2001), "Pimps and Dragons: How an Online World Survived a Social Breakdown," The New Yorker, May 28. Lee.,S.Trimi,S. Byun,W.K. and Kang,M.(2011) Innovation and imitation effects in Metaverse service adoption,Service BusinessVolume 5, Issue 2. 2011. PP 155-172. Shapiro, C and Hal R. V. (1998), Information Rules: A Strategic Guide to the Network Economy, Cambridge: Harvard Business School.

版权声明:d780309b84cefe32 发表于 2021-12-14 15:00:50。
转载请注明:元宇宙经济不会逃脱经济学基本原理 | 元宇宙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