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变400年:历史大视野看区块链革命—— 兼并均田与数字垄断

原标题:惊变400年:历史大视野看区块链革命—— 兼并均田与数字垄断

文/蓝调99

本文由媒体大V“蓝调99”授权发表,版权归“蓝调99”所有,如需转载请标明出处!

-----------------------------------------

瑞波(Ripple)事件仍然沸沸扬扬,大跌大涨,改变不了瑞波一时的颓势。整体看来,蓝调前期反复说的 中级调整其实还在进行中 ,只有比特币、以太坊、莱特币这少数几个仍然是调整一波,就创出下一波的更高;而多数的币种,如果打开K线日线图,可以发现 明显的两波大跌——典型的ABC“之”字型中级调整 。这和美股的形式很像,少数的股票例如“FANNG(脸书、谷歌、亚马逊等5大科技股)”每调整一波,就会在下一波上涨中创出高峰,似乎 “永恒牛市”永不停歇 ,而多数股票震来荡去,不是根本不涨,就是反而一波波下跌,这就是所谓“结构性牛市”, 某些股票的结构性牛市中,很多其他股票反而在走“结构性熊市”,牛熊同时存在

在蓝调看来,行情就是如此,前期的文章已经讨论得够多的。所以今天,想探讨一些更深度的宏观认知。正好读了 卢麒元先生“后特朗普时代的经济变局” 一文,感触很深,结合自己的思考分享卢先生的观点如下:

一、兼并是美国资本主义的本质

资本主义大概400年周期了,以美国为例, 美国资本主义的本质可以总结成两个字:“兼并” 。为什么这么说呢?

作为中国人,我们其实都很熟悉兼并这两个字,整个中国的2000多年封建史,基本上就是由“兼并”所驱动。每个皇朝开辟之初,人口稀少,人均占有当时最重要的生产资料即土地就比较合理,于是生产积极性高,皇朝高速发展盛世来临,然而随着人口增长,统治阶层占有土地的贪欲永不停歇,土地日复一日集中到少数权势富豪手中,大量人口失去土地,成为赤贫的旧社会无产阶级,社会矛盾日益积累。然后在皇朝遇到大的天灾的时候,矛盾爆发,农民起义,皇朝被推翻,大量人口死亡,土地在这过程中被重新分配,于是新的循环重新开始,这就形成了所谓“ 王朝300年周期循序”

惊变400年:历史大视野看区块链革命—— 兼并均田与数字垄断

古代皇朝其实自己也发现了这个循环,但是 没有生产关系的变革跳不出来 。当时对抗兼并的方法无非是两个, 一是均田 ,将土地从地主手中剥夺重新分配,但破坏性太大,统治者损伤自己的利益可以做到的程度是有限的; 二是税收 ,例如“摊丁入亩”,谁占有土地多,谁就多缴税。但占有土地者就是统治阶层,以至于到皇朝后期往往制度名存实亡,无法执行。

世链对话云端青柚UZ挖掘“区块链+农业”实体经济新红利

一边是最古老的产业,一边是站上风口的新秀,如何才能实现区块链本身赋能实体的真正价值,实现“区块链+农业”切实落地?打通市场与农业间屏障无疑是关键。“云端青柚”便是凭借农联体底层架构互联互通,“捅破”供需两端信息鸿沟,快速

美国的问题与中国皇朝的本质类似,只不过 兼并的对象从土地变成了产权,各种工商产权,兼并这个词也变成了“垄断” 。在美国最强盛的阶段,还可以压制垄断,例如至今美国的股权分置强制大股东持股不得超过5%,用意就是将大企业变成“公众上市公司”,然而到今天已经完全走型了。大股东私人持股不超过5%,可是真正的主人以金融资本的面目出现,多只基金持股,每只基金是不超过5%,可是 总和起来呢?还是垄断。金融资本完全控制了产业资本

从现实看,美国在对抗垄断上做得并不比中国古代皇朝强——统治阶层自我革命往往是有限的。垄断的程度日益加深,由此使得整个经济体系桎梏日益严重,经济活力逐步丧失。

二、2015年区块链元年代表人类数字时代来临。美国的金融资本迅速吞噬产业资本向数据资本转移。

对于这5年的发展我们很熟悉,例如文章开头提到的FAANG美国5大科技股,几乎占了纳斯达克市值的一半。这一过程 对于美国的最重要影响,是消灭了美国的中产阶级 。因此美国的经济结构出现了严重扭曲。而这是一个茫然的时代,在数据经济时代,美国最佳经济结构应该是一个什么样的经济结构?美国的思想家和经济学家并没有给出良好的答案, 一切都在沿着惯性前行 。看得到的趋势是,美国数字经济时代的垄断将更加显著,巨头们掌控的力量更大,而且不限于经济,已经完全渗透到政治、宣传和其它领域。财阀制国不是幻影,而是现实。

惊变400年:历史大视野看区块链革命—— 兼并均田与数字垄断

美国的现实自然警示中国,所以我们看到近期的“反垄断”和“反资本无序扩张”。这是基于一个新事实—— “兼并”的载体再次从“产权”转移,这一次的新载体是数据 ,数据被垄断就是昔日的产权或土地被垄断。借助数据这种新载体,最容易发展的就是金融垄断,这让小微企业难以发展。例如中国上市企业一半的利润是由金融机构构成。他们并没有劳动创造价值,只是吃息差,是 通过制度性设计来获得超额利润 。一个例子,借呗,名义上市服务小微企业,目前规模2万亿人民币。但实际上呢?只有4000亿即20%算得上是正常金融服务,其余的1.6万亿是高杠杆形成的恐怖暴利,就是高利贷。对于这样严重压制小微企业发展的垄断暴利现实,哪一个有为政府能长期忍受呢?

所以蓝调以为,反垄断是战略性国策,战略国策是长期性的,什么蚂蚁腾讯, 如果对抗战略国策,都必须被秋风扫落叶地彻底碾压过去 。这不是战术性国策,例如目前不许发虚拟币,蓝调以为未来是可能在一系列限制条件下重新许可的。但战略国策就不一样了, 关系整个国家社会的基础构建 ,在这样的意义上,死掉几个大企业又算什么呢?规避重蹈美国式的覆辙才是重要的。

区块链的革命当然会受到这样趋势的影响,至少在中国,可以被接受为全局性全社会的区块链基础设施,要么被郭嘉控制,要么真正去中心化分布式。就算是应用,在重要的产业领域,也不会允许重现互联网那样的垄断性巨头。

以上就是蓝调对于人类社会对抗兼并,载体从土地到产权再到数据这400年历程趋势变化的一些思考。一家之言,仅供参考。

站在未来看现在,蓝调与你一起感受时代之风!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